※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情感滋味 > 故事: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返回首页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010-09-13 03:06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未见君时,相遇,是蒙了喜帕的新娘,热烘烘的坐在那里,我却少了好奇,素手紧缚,更抬不起相看的眼。识君,才懂得,相遇其实就如掀开喜帕的那一瞬间。君为我掀了孤单的喜帖,我便如那欣喜的新郎,终于知道,原来,与君的相遇,竟如新娘绝美的花颜,带着堕魂的微笑。
  而后,常常问君,为何会是我,这颗懵懂又略略着了檀的心。君轻笑:眼间身前花颜与人衫幢幢叠叠,谁让你偏在那最阑珊的地方,蓦然回首,看你青涩的模样,兀自便生了拖你染尘的向往。
  
  与君相遇,我即化为青玉,做一围可束君腰的玉带,那一圈淡青像君的微温,不灼不冷,不绵不疏。君曾说,我似青野中的疯长,未曾经过规矩的修剪,于是,任了性般忽而就着了霜侵,生了冷寒,且有火摧之势而不灭。我亦欺君如玉,偎暖取凉。
  只是,相遇亦会在岁月中成长,于是,我长成青玉模样,缠在君的身上,宽和的束起。君总是一身的绸帛,攀附了各色的丝锦,阳光下,夺目而灿。而那一围淡青的玉带,则成了阑珊处的微暗。待褪去昼里的阳光,夜色中仍有青玉那微微的盈泽,君若回首,便看到我安置一旁的微笑清眸。
  
  与君相遇,我即化为白玉,做一盏君将执起的酒斟,白得似雪堆砌,又如稚童的脸,圆润而皓泽。君常啜饮,恼时或喜时。还记得那次君恼,独自去尝酒,也记得君那次喜极,与酒为伴。
  不必君的番番提醒,其实已经知晓如何站在君的身侧。是以,任君前,有一双双围君而斟的秀手,香溢得比酒韵更浓,我却只做那远处石桌上的酒盏。待得弥香散去,或温酒或冷酌,任君把执,只和着酒酿,暖了君的手凉,且熨了君的清辉衫。无论君醉亦或醒,若君回首,纵夜色都已阑珊,我依然是那可以擎在手中的蓬暖。
  
  与君相遇,我即化为墨玉,做一方镌刻着君的名字的印签,好似负君行般近在身前。玉色如墨,像君的沉稳,却不刻板,生了俏皮的光泽,阳光下眨动慧黠。君贪墨香,常流连于字行,时而相谈,我曾笑言,每句话,君亦可成诗,只欠了墨色相染。
  我懂得在文字间沉默,我亦如此,贪喜文字的时候,便忽略了周遭。当君执笔研墨时,我亦无声,如印签,搁置在最安然的一角,直等那最后的落笔,我是君手中最重的握持。君的墨迹挥洒间,总伴娇嗔声起,于是,字里行间便多了君嘻戏的墨点。案上摆置了各色的诗行,如彩缎,而我仍是那最角落的墨黑一方,阑珊蜂涌而现,我仍无叹。我知道君会回首,然后抚摸那墨玉上微凉的名字,那是君执刀而落的刻痕,世世成烙的丹砂。
  
  君啊,若注定生生世世相遇,我便世世为你戴起此世你为我置的玉篦梳,挽为君而蓄的青丝成莲花髻,君那时拂过的手温依然簪在髻旁。依然喜立于阑珊处,不为故意待君,只为早已饮了那世离君时心泪熬制的汤,孟婆说,这样便再不会改变心的模样。“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君啊,这流淌了几世的诗行,原是我们番番相遇的凭信。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