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情感滋味 > 故事:一米快跑
返回首页

一米快跑

2010-09-09 17:4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一米不知道如何描述过去的几十年。对一米来说,过了一的数字都叫做N,中文称为“几”。
算命的说过,一米命好,天真忠厚,讨人喜欢,温柔敏感,体贴旺夫,晚婚晚育。
欣怡哈哈大笑,说除了那个旺夫,算命的倒有点眼光,尤其晚婚晚育,一针见血。
欣怡在一米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一页,曾经有人甚至怀疑俩人是**。朋友请吃饭,欣怡哼哼唧唧,朋友说,“欣怡,把小尾巴叫上!”欣怡便开开心心和一米一起吃饭去了。
一米记得第一次碰见欣怡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两本书,粉色运动套装安一颗齐刷刷短头发的圆脑袋,一米觉得她鼻头圆圆的,嘴巴圆圆的,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整个一圆字。
一米和欣怡的友谊持续了十几年。这十几年里,追求欣怡的人太多。欣怡在男朋友问题上相当坚定,她只是淡淡地吐一个烟圈,说无聊加无能的男人不如一包芙蓉王香烟。
追求一米的人也很多。欣怡常常骂一米过分真诚和善良搞到自己无所适从,而那些男人不知好歹着。一米觉得,女人想结婚大抵有两种,一种是宿命感,一种是真的很爱那个男人,可以融掉自己。欣怡和一米两边都不属于,又两者都沾边。这是两人都没有嫁掉的本质原因。


一切都不确定,一米觉得未来像小孩的脸一般变幻莫测。一米经常做一个梦,梦见无边无际的空旷,没有声音,没有踪迹,甚至没有天上的云彩。而在那个空旷里,如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样完全没有方向感。
在这种状况下,一米没想到会遇见二笨。
二笨吻吻一米的额头,又吻吻一米的眼睛,“米,你是个妖精!着实刻在我的心脏上!请记住,只有你离开而我不会。无论什么时候,二笨都不离不弃。”
一米****唇,二笨放低车座,搂着一米,又一遍遍啄她的脸,“米,两年,我再努力两年。两年后无论你经历了谁,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你想我了?”一米抱起二笨毛茸茸的脑袋,闭上眼睛撒着娇要他抱,“肩膀是我的,胳膊也是我的,我要在上面搭个小窝,舒舒服服躺进去。”
“小米,你这样子好乖就像一个孩子。”二笨的脸红起来,眼睛开始朦胧。
看到他脸红,再次引起一米想逗弄他的欲望。猛然在他的耳垂上咬一口,二笨更不好意思,眼睛四处乱看,一米又一次哈哈大笑。
“你这个妖精!”二笨猛然俯下头,狠狠咬在一米的脖子上,又咬牙切齿地低吼,“这辆破车!挤得很!”
“疼吗?”二笨渐渐抬起头,看着那些齿痕,问。
“喜欢你咬我。”一米娇笑,一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模样。
“米,玫瑰谢了吗?我要我的米房间里花香不败。”
二笨那天说,想和一米要个孩子,最好是女孩,调教成妖精模样,蛊惑男人。
“你妈妈呢?你妈妈同意了吗?”
二笨的眼睛黯淡下去。
一米眯起眼睛笑,心事像水一样荡漾,“妖精是什么模样?”
“就和你一样!米,我不会放弃,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一米不想细想一辈子有多久,又或者哪一朵云飘落了雨,哪一阵风吹落了秋。一餐饭,一杯水,单纯而诚挚的二笨,简单的爱,一米觉得生活很美好。


“二笨,今天医生说我有了Baby。”一米最近犯困很厉害,说话有气无力。
“那怎么办?我妈,她,她还没同意......”二笨满脸惶恐,又一脸心疼地抚摸一米的脸,“瘦了很多。”
“没事。要不你陪我去医院吧。医生还说,怀孕的位置不太好,所以老出血。”一米勉强地笑。
“米,妈最近出去旅游了,我刚接了个单,很重要,实在走不开。”二笨小心翼翼地看着一米。
“那我找欣怡。她应该会抽出时间。”一米苍白着脸,咬住唇。
“嗯,让她陪你,这样我也放心。你告诉欣怡,这恩情我记住了,事后请她吃大餐。”
“米,先抽血化验,还有其他检查。”欣怡陪着一米像陀螺一样围着医院四处转。
“医生,怎么样?”欣怡担忧地问。
“情况不太好,赶紧住院!不然会有危险。”医生用笔尖使劲戳病历,不耐烦地问,“家属?谁是家属?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一米的鼻腔里充满了消毒药水的味道,慌恐地紧紧抓住欣怡的胳膊。
“不住院行不?”一米哀哀地求着。
“要命不?你说行不行?”医生翻翻白眼,愤怒地扔过一沓处方,“赶紧的,办住院去!”


“米,米,你怎么样了?”二笨晚上赶到医院,看见一米的眼睛里一直有东西。
“可能要手术。”一米眼睛里的东西噗哧噗哧掉落下来,一颗一颗,仿佛是断了线的珍珠,就是不肯停歇。
“医生说危险大了,小米这次算死里逃生。”欣怡站在床边,有些埋怨。
“别怕,我都在,不会丢下你。”二笨一把抓住一米的手,很用力,用力地她能感觉到一丝的疼痛。俯下身,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娶你,不会不要你。”
“二笨,孩子没了。我特别难过。”
“别想那么多,最重要是你好。”
“你没有陪我住院,其实我好害怕。记得快点来接我出院,要带我回家。”
“嗯,一定来接你,带你回家。”
“等我好了,我要好好犒劳自己,出去旅游一趟。”一米的腮边挂满了泪。
“嗯,等你好了,买最漂亮的玫瑰给米。我要陪你做头发、逛街、唱歌......做一切你喜欢的事,还要陪你去水乡,叫上欣怡。”


“米,我得走了。请来照顾你的阿姨明天早晨就能到。明天很多事,我后天来看你。”二笨温柔地替一米掖好被角,恋恋不舍地走到门口,然后狠心转过身。
“小米,我也走了,有空就来看你。”欣怡不忍心地转过头。
一米缩在被子里,觉得有冰冷的东西滑落在皮肤上。周围依稀还有他的味道,浅淡的烟草味,仿佛隔着前世隐约飘出来的暗香,那么清晰,灼痛了她的鼻子和脸。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