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菁菁校园 > 故事:绿色的青春
返回首页

绿色的青春

2010-08-23 17:14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生活碎片
  清晨六点四十醒来,想出去走走。校园很安静,大概都出去玩了吧,走到老去的食堂旁边那家小餐馆,老板娘坐在矮凳子上开始梳理她那凌乱的头发,锅里正在努力沸腾着植物油。那些柔软的面条开始被雕塑成一根根黄橙橙的油条,然后被迫和热气腾腾的豆浆混合,一起颠沛流离地被带往不知名的地方殉葬。是被热恋中的小男生羞涩的交到女生手里,还是被来不及吃早餐的学生带到满是尘埃的教室…人们在形容自己和某件东西的关系时,总是习惯用被动句式,每个人都有强烈的占有欲,和不可摆脱的宿命。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来这里写些空虚的文字,我试着不用文字记录自己的生活,翻开草稿箱,突兀的看着那些自己留下的半成品,愕然觉得真正的不安和真正的自己是如此的贴切。或许敲着键盘我可以释放很多,可现在我写不出什么,一地的烟头,我想我这样是真正的自己么?
  朋友说:你只会安慰别人。其实我很好不是么?要不是我很好我很勇敢我又怎会装作若无其事的去安慰别人?只是回想起那句:人总是安慰得了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我跟蓝说我以后不更新心情好不好。他说我刚看见你的心情了,我说我刚刚把那个心情删了。于是,无数次的更新着心情,不久后告诉自己我很好,便悻悻然的按下删除键,连同那些回复一同删除。删着删着又看到自己以前写的,我会很好的。这样的我很可笑是不是?
  这里的夜空很美,每次晚上寝室熄灯之后黑暗中会出现一点光亮照在我的头顶,那是月光。其实当宿舍老是一个人的时候我很安心,会爬在床上,打开收音机,看着头顶不知疲倦的星星招摇。然后在某个节点就自然的睡着。有时会醒来,会突然想起米粉的味道,还有很多混杂在一起,那些被我们自己糟蹋得面目全非的记忆……现在我去买牛奶糖会整条整条的买,然后一包包的放进口中,有时会被浓烈的牛奶味呛到,可还是很开心。就像那些包装纸上那个永远张着嘴的娃娃一样开心的笑,僵硬,一成不变,没有一丝情感。有些味道不同了,似乎它们也在这么多年之后,也会随着物是人非而发生变化。可它们还是会很执着的存在于某个超市的某个角落,等待着一个男孩去带着它,融在某个女孩的嘴里,甜到心上。
  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说,我变成熟了。我听到就笑了,其实我知道,当一个人现在说自己很成熟的时候,那是因为他连违心说你颓废的勇气都没有。气候干燥得令人窒息的城市,晾在衣架上的衣服被空气吸干,水分子迅速蜷缩在看不见阳光的某个角落。每个人用高高的衣领或是口罩挡住自己的表情。用脏兮兮的converse踩在黄沙遍地的水泥地,背着个大大的龟壳无所适从,偌大的校园稀稀松松的躺着几栋仿欧式建筑,孤零零,与高山对倚,与蓝天为伴。这种搭调让人看着着实觉得别扭。走在路上风会吹起沙石向你袭来,你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感受风的伟大,都看不到树条随风飘舞的情景。想必,现在的家乡,一定是柳条轻舞,微风拂面。蜜蜂会忙碌的在油菜地里手舞足蹈。遍地的绿草会让人流连忘返。这个时候也是放风筝的好时节,头顶总会出现五颜六色的风筝,断了线,自由的在风中飘荡,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它们还记不记得是被人用线牵着的,羡慕这种自由。
  前几天在下雨,应该说这个时候有场雨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想起一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今天恰好是清明节,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和父亲去扫墓,在墓地里这种感觉很奇妙。有很多时候,我容易触景生情,以至很多人说我多愁善感,其实是只对了一半,我的另一面还不明显吗?我爱玩,爱闹,很要快乐。有时候我会像孩子一样天真的快乐然后又天真的寂寞。此后,我得出一个结论,我是一个双重性格极其明显的人。这样的人有着很敏感的神经,想要努力逃避伤害和现实,但现实就是现实。也伪装着做你必须做的事,也必须向那些人微笑,不然又有人说我高傲。呵呵,这样我在自己的身体里找一个支点让自己平衡,蒙着眼睛往前走,这样反而更安全。
  把日记翻了几遍,现在回头看那些浸透在白纸上的欢乐悲喜,切肤的感觉到在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年纪,多么的单纯。它们铺开了一地的过去,现在这样享受自己的千疮百孔,平静的等待时间的风化,之后希望它消失不见。
  时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雨打窗台湿棱绡”,沧桑了容颜,冷落了回望,风华了记忆,磨破了双脚。有人总是把时间说成是最后的治疗师,我想这个借口其实也很好。也许以后我们翻开那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们好久都没见面,好久都没联系,原来好久都没曾出现与我的视线。你们会有这样的感受吗?当我们哪天心血来潮的时候,想要做小孩的时候,发现原来许多事情我们都已经做不出来。就像现在我们在各自的学校,不可能和一个人说两句话就成为好朋友一样,童话这样稚嫩的词语,和我们本身有了不可逾越的距离。
  就像张爱玲说的:我们都回不去了,是啊,面对现在的生活,进进出出,来来去去,走的,留的,都变得很小心翼翼。于是明明依赖,非要表现得无足轻重的样子,于是明明很在乎,非要表现得毫不在乎的样子。到头来,这样的我们开始猜疑,开始冷漠,开始不联系,开始在想他们,想某个人的时候,偷偷捶胸,后来的后来,你会明白那些是被我们自己亲手撕掉的日历。
  
  ——释然
  总是会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来空间肆意着沉甸甸的感伤,散落下零散的疼痛与哀愁。在茫茫人海中空洞的眼神里找不到一丝亮泽,他对我说“你的眼睛没一点神,看着一个东西就能看一天。眼里充满了不属于你这个年龄怅惘或许是哀伤。”我微微含笑“我认为,如果我没心没肺的大吵大闹才真正不属于我这个年龄。”他也笑,似乎我们很象,虽然我比他年轻许多。
  于是,有人说念旧的人心太软,成不了大气,我想,成不了大气的男人,是很可耻的吧……
  人长大了,就要学会如何接受长大的现实,如何面临残酷的社会,如何去忘记一些本该遗忘掉的事!那么,谁还会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出门闲逛呢?谁还有那份闲心去来回感受人群里相拥的离别,相聚的感动,我想,没有结果的相聚,没勇气继续的未来,用不明不白的感觉去重温那些藏在心里的感动,是不是很悲哀?那毕竟是最最疼痛的事情。
  现在我胆特小,怕很多东西,也会在半夜被那个一成不变的梦惊醒。然后,又会插上耳机,慢慢熬过这个夜晚剩下的几个小时。是不是这样就不是勇敢的人了,天天跟别人说要勇敢,可自己总在被它打败,所以我也不是强者。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章作者资料
点滴文学会员: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点滴生活文学 推荐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