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感悟生活 > 故事:踏雪寻……-感悟生活
返回首页

踏雪寻……-感悟生活

2015-01-05 22:0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在学校,还没放假的时候,朋友们就不时发信息来说,这儿下雪了那儿上冻了。我总羡慕且妒忌地回:“我是没你那福气了,上海哪里会有象样一点的雪哦?”在新闻里也看到今年全国各地都遇上了罕见的大雪,于是便想凭着童年的一点点记忆,写上个雪的只言片语,也算是对自己的安慰吧。虽偶有妙词佳句,却终难成章,于是希冀的心雪未下既停。遗憾……
记得放假第二天,上海是下雪了的,只不过是飘了几分钟的小清雪,用星星点点来形容都觉得羞涩,没缘分的人准是没见到的。我算是幸运的。这份幸运也可看作是和雪的缘分吧,虽然这几天上海和安庆都在下各自所谓的大雪,但我却来江阴了,这里的雪估计比那两地的加起来还大上好几倍!来之前,叔叔还嘱咐我,在乡下不习惯、不好玩就提前回上海。现在看来,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但一开始,全然不是这样。来这两天,就把附近情况掌握了,理性的判断告诉我,我最多还能在此再待两天,还要再待两个礼拜,是不可能的。于是第二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在想,还有哪些没做的事,赶紧在这两天里把做掉,好安心回上海了。谁知早上妈妈起来就如获至宝般惊喜地把我推醒:“儿子,下雪了,看外面,全白了……”看到还在飘的鹅毛大雪,马上想到《红楼梦》里李纨写的两句争联诗:“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
晃过神来才顿觉:同样的语调,同样的字眼,同样发生在记忆里的童年。清楚地记得,那是小学一年纪的一个隆冬清晨,妈妈准备送我上学去,开门一看,一片银装素裹,立马让出条视线给正在门内穿鞋的我:“儿子,看——”邻家门前的大梧桐上开满了未沐春风的梨花,一排排屋檐下挂满了本该在悬崖边的“百丈冰”,门前的小路像是铺了半尺高的汉白玉。
当时很多人家同住在一个开放的大院子里,我每天上学总是最先出门的那几个。那天,刚好是第一个。妈妈的温柔体贴,让我从小就多情善感,不忍心破坏这完美的洁白,于是站在门口不肯迈出一步。妈妈竟也陪立在旁,不问什么,也不说什么。似乎自然就能理解儿子的怜雪之心。“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时间很紧,妈妈的语气却很从容,并且声音小到听不清,似乎是怕割断我的梦丝。邻家的小朋友们背着书包出门了,踩碎了我饱览未兴的完美,我才踩着他们踩过的地方快步赶去学校,妈妈跟在我后面,尽量踩着我的脚印,不去破坏未经躏踏过的松软白雪。
路上我问妈妈:“刚刚怎么我不走,你也不走?”妈妈有点得意并自豪地说:“我看你那样子就晓得你在想东西……”现在想到这话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六岁的孩子能有怎样的思想比上学还重要?而妈妈却能一本正经地等在旁边,不忍打断它。我想,再伟大的母亲,也难对孩子有这样的理解和支持,众多的母亲可能就会在旁边声色具厉地催促了。
这似乎是我对雪最早最清晰的记忆了,之后也没见过那样白的雪了。
这次来江阴最大的收获恐怕就是,我又见到那样白的雪了!
确切地说,是在江阴的乡下,我是不愿说“乡下”“农村”这样的字眼的,一提起,总觉得生长在城里,对这些字眼有着莫名地愧疚感。这种愧疚也许是来源于各方面对“城市”和“农村”地区别对待。我不明白,城里的衣食住行都来源于农村的粮食作物、经济作物以及农村劳力,为什么城里的人还总向农村头去鄙夷的眼光?有什么资格?!
尽管这样的愧疚总让我不安,但又不得不提。惟有乡下的田里才能看到这样白的雪,惟有乡下的田里才能给我带来今天下午雪中割菜的快乐。
这里是奶奶老家,我们在奶奶的哥哥家吃饭,中午吃饭的时候舅奶奶焦虑地说:“白菜吃光了,落加大的雪,哪能办呢?”
我很自然地说:“菜场又不远,我认识,我去买。”
一桌子人都笑开了,“菜在地里挖的,不是买的。”奶奶解释着。
我更开心了:“那我去挖,我还从来没到田里去过呢。”
妈妈也来劲了:“我跟我儿子去迈,我也没挖过菜摘。”
“那弗认得嗝。”舅奶奶笑着,枯燥黝黑的面颊随扬起的眼角叠出层层褶皱。吃完饭,等胶靴回来,舅奶奶找个块方布系在头上,想来是防雪用的。我和妈妈把塑料带系在鞋子外面,帮忙拿了镰刀,提了篮子,撑伞跟着往田里去了。
到了田边,除了雪什么都看不见,皑皑一片像床巨大的棉絮盖满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的所谓的菜地,“嗝哒有老多沟,那跟牢偶,弗要落下去。”舅奶奶不放心地叮嘱着。“知道了。”舅奶奶按自己的经验为我们开路,妈妈紧跟上前,像是怕我抢了“二等功”,我一点都不敢含糊地踩着妈妈的脚印前进。“哎呀,”妈妈一叫,把我吓到了,“你慢点!”往一望才知道,舅奶奶一脚踩得陷下去一米多深,显然是踩沟里去了,她干脆就在下面走了。妈妈只好自己在前面以身试“路”,嘴里还叮嘱我:“你不要跟那么紧,看我走稳了你再走。”还没走几步,她也踩沟里去了。我只好一个人摸索着前进了,还好安全抵达了。
舅奶奶先找到大概位置,然后手脚并用,拨开积雪,终于看到菜了!拿着镰刀就开始割,我和妈妈哪肯“袖手旁观”,马上“夺”过镰刀,一边割,一边说:“真好玩……”全然不顾手冻得是否还有知觉。不一会儿,篮子就装满了,只能后悔没带个大点的篮子。
回来的路上,妈妈随口说了句:“出去玩也好,做么事都不要冲在第一个……”但我听的出其语气之认真。作为旅伴,这样的明哲保身是自私的;但作为母亲,这样的关怀倍至却是无私的!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