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亲情故事 > 故事:告诉小蓓,美秀妈妈爱她-亲情故事
返回首页

告诉小蓓,美秀妈妈爱她-亲情故事

2014-10-11 14:04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周四放学的路上,项琪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她爸爸送了她王力宏演唱会门票的事,说到最后她仿佛都有点神经质了:我爸爸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你欺负我没有爸爸是不是?”我佯装愤怒,一巴掌打到她后脑勺上她才住嘴。

   项琪收起脸上的得意,有点内疚地低下了头,三秒钟后又迅速地抬起:“我妈说你很快就有爸爸啦,听说还是年轻又多金的帅哥……”她忽然掩口停住,瞪圆的眼睛一副说漏了嘴的神情。

   其实我的不以为意是装出来的,实际上我早知道,并且对这事在意极了。

   我想起美秀已经开始在构思婚纱的设计了,心里就特不是滋味,美秀要再嫁人,我和外婆一定会更加寂寞的。

   美秀是我的妈妈,她38岁了,可是所有人都说她看起来只有30出头的样子,他们似乎总无法接受即将18岁的我是美秀的亲生女儿这么一个事实。是啊,就算不谈年龄,我身上其他方面也没有半点美秀的影子。美秀漂亮,她是我们小城里有名的服装设计师,穿上那些她自己设计的衣服,美秀婀娜的身姿实在令人羡慕。而我却是一个有着59公斤体重的胖妞,总之,我跟美女这称呼是沾不上边儿。

   所以,我一度怀疑美秀是真不喜欢我,有哪个白天鹅会喜欢丑小鸭般的孩子呢?

   我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打有记忆以来,我和美秀之间的相处就是淡淡的,有点客气,有点疏离,我9岁那年她还开始让我喊她的名字,起初我觉得怪怪的很别扭,后来我就真的只有当着客人面的时候才唤她作妈妈了。

   美秀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忧郁,项琪说她像林黛玉。真的,她从来都是安静甚至寂静的,脸上永远波澜不惊的表情,偶尔也笑,但痕迹轻淡得仿佛在你眼睛一眨时就消失了。

   在我心里,这样的美秀有点遥远,我有点儿怕她。

   “还好小蓓不像美秀,瞧我们小蓓整天乐呵呵的,多有生气!”外婆捏捏我的鼻子说。每每这个时候我就还她一个挤眉弄眼吐舌头的鬼脸,把她逗得哈哈大笑。美秀忙于她的事业,很少有时间陪我们,好在祖孙俩每天自娱自乐,笑着生活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谁也不知道我其实早遗传了美秀的忧郁,只是一开始就把它给藏了起来。

   美秀有自己的店,在西子路18号,星期六我送汤过去的时候她正在埋头画设计稿。

   我没做声,站在衣服架子后偷偷地瞧她。我发现美秀认真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比平时更有魅力。我一不小心弄出了声音,美秀抬起头来见是我,便一边收拾桌面的纸张,一边招呼我过去,她还在嘴角挂起温柔又带点羞涩的微笑。

   我有点不是滋味,是的,美秀现在轻易地就会露出笑容,因为她恋爱了。

   我很妒忌那个人,妒忌他轻易就影响了美秀。要知道,这是外婆和我十多年来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不单让美秀笑,他还能让她设计起婚纱来了。

   说来也许你不信,经美秀手设计的时装多得数不过来,但其中从来没有一件是婚纱。美秀从来不做婚纱,无论请求设计婚纱的人来头有多大,出价有多高,她都一口回绝。我猜想这其中必定是有故事的,只是我无从得知。所以这一次美秀的破例,让我在惊讶的同时有点不高兴,因为这说明了美秀对那个人真的很重视。

   其实在心里,我还是祝福美秀的,她已经寂寞了那么久,那么那么久。

   谁也不知道,在我的书包夹层里还有一张已完成的婚纱设计图,那是我为美秀画的,用了她最喜欢的木兰花作为设计元素。只是后来发现美秀竟然亲自设计婚纱,我便把这张图夹进了书包最隐秘的角落。

   是的,我林小蓓是美术生,我没有遗传到美秀的身材和样貌,但我遗传了她的才华。我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大大小小的中学生服装设计大赛,取得了让人羡慕的成绩。

   我的梦想是到广州美术学院去学服装设计,然后在未来努力地去创建起自己的工作室和服装品牌。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美秀我心仪的大学,美秀就开口了。

   “学校什么时候组织报考,你觉得鲁迅美术学院如何?”吃早餐的时候美秀忽然问我。

   “还没到那时候,不过也快了。”

   “行,到时你不用再问我意见,就填鲁美吧!”美秀说。

   早餐过后我给项琪打电话,告诉她美秀要我考鲁迅美术学院,项琪惊呼:“论综合实力,鲁美是比广美要好一点,可你将来是要学服装设计的,这专业是广美的专长,更何况广美在本省,离家车程不过才两个多小时,你要真跑去东北的鲁美,一年到头能回来几次啊!”

   项琪的话,让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美秀不喜欢我,这么多年,我终于要承认这个事实,她要结婚,她想把我支开,她怕我妨碍了她的新生活。我的眼泪滴下来,我不知道这次要不要妥协。

   我跑出去在街上溜达了一天,第一次觉得委屈原来可以这么强烈。

   也许,我真是美秀的负担,我已经长大,我必须离开。

   晚上我早早就躺下了,睡得正熟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站在我床边叹息,有时候我以为是外婆,有时候我以为是梦境,可是这次的叹息声那么真实,那么像是美秀的。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