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菁菁校园 > 故事:最重的惩罚是宽恕-菁菁校园
返回首页

最重的惩罚是宽恕-菁菁校园

2013-11-08 07:3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admin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黑暗的小仓库

  十八岁那年的那个夏天,我考上了喜欢的师范学院。暑假,无所事事的我被表姐叫过去帮忙。她办了一所私人幼儿园,一时招不够老师,我就暂时顶上了缺,就教孩子们写字画画等,完全可以应付过来。

  只是半个月过去,新鲜感过了以后,我还真有点烦。这是全托制幼儿园,夜里有孩子住校的,晚上还得查房,不是这个哭就是那个闹,一个个调皮到不行。这让我越来越心烦。而真正让我烦恼的却是一个叫郭宇航的男生,我高中暗恋了他好久,得知他考上了广州一所财经学院时,我就明白,这个暑假再不向他表白,或许我们就永远错过了。

  我鼓起十二分的勇气给郭宇航发了一条短信,约他见面。可之后的两天里,他一直没有回信息。给孩子们上课时,我就有点心不在焉,而一个叫郭健的小男孩儿我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他反正是跟我耗上了,老爱趁我走神儿时捉弄我。

  直到第四天早晨,我终于收到了回信,郭宇航说他前几天去旅游了才回来,问我在哪儿见面。我又紧张又欢喜,就约在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小茶楼里,时间是第二天下午四点。

  那天早晨我几乎把衣橱里的衣服全部试了一遍,最后选择了一条很粉嫩的连衣裙。我心情大好,上午先是教孩子们唱歌,然后带他们玩游戏、跳舞。把我心情搞得一团糟的就是那个郭健,他趁我不注意,用水彩笔在我粉嫩的连衣裙上画画,等我发现,已经无可挽救,我恨得牙痒痒,却奈何不了他。下午的时候,我不得不换了别的衣服去见郭宇航。

  很显然,那天我的表白把郭宇航吓着了,我看着他比我还慌乱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是我在表白,他却脸红成那样子,说话也结结巴巴。而我反倒是从容了,我对他说,行不行,你都告诉我,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陷入了等待之中,郭宇航发短信约我出去走走的时候,我乐疯了。正如我所料,郭宇航接受了我,他说,请你做我的女朋友。那天我们一起吃了晚饭,他还亲自送我回了幼儿园宿舍。我心里的幸福感满得快要溢出来,只是一直到睡觉前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但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半夜上厕所,猛然间,我想起来了,郭健还被我关在小仓库里。

  当我打开小仓库的门时,郭健躺在地板上,我走过去轻轻唤他的名字,他没反应。我慌了,去抱他才发现,他全身跟火炉子一样烫,应该是昏过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郭健实在是太皮了,上午他和小朋友吵架,我训过他以后,他只乖了一会儿,然后就又和同学打架。中午郭健用水彩笔把一个小朋友的脸画得不像样,我被这个捣蛋鬼折腾得有点崩溃。到了下午,郭健仍然闹得不行,他咬了别的小朋友,自己却哭得稀里哇啦的,我怎么哄都哄不住。我想起表姐对我说的话,对付这类小孩子就不能哄,越哄他越来劲儿,我就把他关到了小仓库里。那里有很多玩具,我想让他一个人待着玩一会,谁都不去哄他,可能一会儿就好了。

  可当我接到郭宇航约我出去走走的短信时,我便把郭健在小仓库里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算起来,郭健被关在小仓库里前前后后十几个小时。

  内疚自责

   医院里,郭健的爸爸妈妈匆匆赶到,他妈妈一下就哭了,问,老师,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我支支吾吾地说了谎,说http://www.telnote.cn/gushi,半夜我查房,发现健健浑身跟火炉子一样就赶紧把他送医院了。抢救了一个多小时后,医生说,孩子发烧都40度了,再晚送来一会儿,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我当即冷汗就冒了出来……

  这时,我看到郭宇航也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我这才知道,郭健竟然是郭宇航说的他最疼爱的小侄子。郭宇航看到我,愣了一下,郭健爸爸说,就是欣欣老师送健健来医院的,得谢谢人家。我心虚地低下头,心里的慌乱铺天盖地。没人的时候郭宇航拉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救了咱家小侄子。

  这时,医生说,孩子醒过来了。我害怕极了,他一定会说出是我把他关进小仓库的事实。我没敢进病房,只是靠在医院冰凉的墙壁上,默默地流泪。我内疚,自责,痛苦,我不敢想,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是怎样在那个密不透风的小仓库里挨过十几个小时;没吃的,没水喝,那里的灯也是坏的,天黑以后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