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心情随笔 > 故事:掏地鳖虫记-心情随笔
返回首页

掏地鳖虫记-心情随笔

2013-11-08 04:3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掏地鳖虫记

地鳖虫,通称土鳖,学名蔗虫,仅此而已。至于属昆虫哪一纲,哪一目,我不甚清楚。它之所以沾鳖边,以鳖名,该是形体酷似甲鱼之故。

据老辈们说,地鳖虫有雄有雌,雄的有翅,雌的无翅,入药以雌者为佳。若掏一季地鳖虫,炕干,拿到镇上药店出售,卖个三块五块,十块八块,不成问题,因此很受乡下人青睐。

但掏地鳖虫要讲究季节。春天太早,地鳖虫嫩小,药力不足;秋天,地鳖虫变老,有所退化,同样影响药性。最好是在初夏,芒种过后,知了嘶嘶开叫,地鳖虫也长得正肥,正适合掏取,于是大人心痒,孩子心动。

掏地鳖虫工具简单,一只铁缸,一根竹棍,吃饭的筷子也行。地鳖虫一般穴居在门槛下,或墙跟下的洞穴,最好洞穴里灌满扫地的碎屑。这种碎屑有肥力,又土质疏松,便于掏取。

将竹棍插进去,连土扒出来,就有地鳖虫隐藏其中,拨开土,褐色地鳖虫露出来,有时一只,有时几只。小的如一粒手指,大的则如五分硬币,或铜钱大小,它们快速钻向洞穴。此时你得眼尖手快,伸手拿住,放进铁缸中。否则钻入洞穴里,想再掏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样门槛下,墙跟里,一路掏下去,往往能得数十只,装在铁缸中,爬得呼呼响。看着铁缸里浅浅一层地鳖虫,孩子叽叽喳喳,大人眉开眼笑,欢喜盈满心头。

将地鳖虫晒干也行,但药效差,到药店卖价格也低,为乡民们所不取。炕干是最佳的选择,不过得有一口铁锅。做饭的铁锅是不行的,炕过地鳖虫后,凭你怎样刷洗,都有一股说不清的药虫味,虽不至于中毒,但饭菜没法吃。

找一口旧铁锅,用砖石支好,拣来干柴枝点燃;待锅热时,将地鳖虫倒入锅内。地鳖虫在锅里乱爬,顿时使人想到热锅上的蚂蚁,急和团团乱转之状,让人心生怜悯。但你不能迟疑,得用铁铲不停翻动,否则地鳖虫会爬出来逃窜。炕地鳖虫得文火,火急了,地鳖虫被炕焦,也会影响药性和价格。

炕干之后,用纸包好,积攒着,等到有一定数量,上街时到药店一卖,钱便到手,数了又数,揣回家。谁家卖多少钱,你不需要多问,从他们舒展的眉头,咧开的嘴唇,便能猜个八九分。

有时也为女人换些针线发夹,为孩子换回文具、铃铛、响哨之类小玩意,而这又成为女人们聚在一起的谈资。她们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自己孩子的能干,自己男人会疼爱人,津津于口。骄傲之态,炫耀之色,在眉眼里崭露无遗。

偶尔也留几只,有个头疼脑热、肚子痛之类小病,加些草药煎水喝,即刻病除。在乡下缺医少药的年代,地鳖虫算是帮了农家大忙,故能深深记忆。

有人说地鳖虫,与人同屋,又在住宅墙跟土内活动,算是家虫。家虫使家人受益,帮家人祛病,自然在情理之中。

三十年过去,我翻检记忆,为地鳖虫只言一二,片语二三,不知能否算作不忘故里。

二00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夜于霞蔚居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