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心情随笔 > 故事:街头偶遇 ---孩子的奇缘-心情随笔
返回首页

街头偶遇 ---孩子的奇缘-心情随笔

2013-11-08 02:55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昨夜晓梦忆吹箫,
只身一人兀自曲。
忽闻燕台鸣号笛,
此末昔始展新颜。
一句莫愁寻知己,
好生天涯路茫茫。





已经习惯了是非变故,委屈与伤怀。
我心坦然。面对兀然我不再惊愕。
我站在昆明环城北路上,渺远的路把我的思念伸展开去,冬日懒洋洋的阳光照得路边烤红薯的老头咧开了说不出的喜悦 。灰蓝的天幕退去了一冬的忧伤,在即来的春风里迎接清柔的盛装。像是准嫁的老姑娘假装清纯一样的孩子气。
从小我就是个任性的孩子,直到现在也不例外。妈妈说,都可以结婚的人了,说话怎么还那么孩子气。
我不是个孩子,我明白妈妈的意思。我说话的时候,妈妈总听不惯从我嘴里冒出的那些呢、啊、呀、喔。妈妈还说,你是个男孩子,说话不可以带那些“娘家”词。总在那个时候,我又会像女孩子一样撇起小嘴儿 ,高傲得不可一泄。妈妈看了我这副模样又可气的说,你看你看,你这孩子。
是啊!从我懵懂的感觉到男孩和女孩相处有局促的时候,我就渴望自己永远是个孩子多好,在开满野花的山坡上嬉戏奔放,永远不知道回家,也永远不知道烦恼。我六岁那年。妈说,你想要个姐姐吗?



我淘气的说,姐姐?我才不要呢!要是你们买了三颗糖,那我就不可以吃两颗了,不要不要。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和哥都是男孩,爸妈一直想要个女孩。趁好那年计划生育抓得紧,爸的一个远房朋友几连都是闺胚,刚好和我爸的意愿一样,想要一个男孩。而妈说的姐姐就大我一岁。
从那以后,妈再也没提及姐姐的事。
我入学了,很高兴,喜悦没把爸妈落下,他们也一样乐开了花。他们都是地道的庄稼人,没什么文化。还指望我好好念书考起大学给他们光宗耀祖呢!我也知道妈妈的心愿。是梦告诉我的,梦说,你是个苦命的天使,你从生下来就要受很多的苦,直到你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不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但我知道妈妈在不停的叹息,,直到夕阳下的村落里冒出的炊烟唤我回家。
我在小学的时候很矮小,这里的“矮小”是包括我全身上下,也包括胆子。那个时候我是个不敢和女伙伴一起完的家伙,也就是和女伙伴说话就会红脸的那种。
学校里来了个实习的女代课老师,是从县城来的,十五六岁的样子。她总留一头清净的齐耳短发。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来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很高兴,她笑起来的样子是那种抿着嘴羞涩的笑,露出两个调皮的小酒窝。盛满了同学们的兴奋。
夏至是个多雨的季节,那天放学的时候突然雷鸣四起,雨哗啦哗啦的砸了下来,我是个胆小的孩子,从那刻起,每当下雨时,我总会吓得嚎啕大哭,这了毛病一直持续到我上中学时才稍好些。



同学们走完时,我更加害怕了。那个县城来的老师听到了我爽朗而有劲的哭声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