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心情随笔 > 故事:家 的 嬗 变-心情随笔
返回首页

家 的 嬗 变-心情随笔

2013-11-08 02:2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古之学者曰:“家,从宀 ,貑省声,从豕而已。”读罢不觉心里茫然,也生出反感。猪拉屎撒尿,却能酣睡其中,腥臭扑鼻,却一日数餐。夏则席地而卧,冬则入草而眠,寝酣梦香,心宽体胖。猪之下榻,条件简陋;猪之饮食,糠几箪,水几瓢,杂以野菜,偶尔掺以米脂,倒进几碗残羹冷炙,便当美味佳肴。猪的这份坦然无忧,若撇下所谓神圣尊严,难道不令人向往吗?我想如此龌龊之所,能演变成人心仪千年万载的家,该是去其糟粕,取其精髓了。

推而广之,猫狗以窝为家,正间偏屋,灶旁檐下,随遇而安;鸟雀以巢为家,几根枝丫,几茎草叶,几许春泥,草窠、树头、檐壁,唯求栖居,产卵、哺雏而已。蛇、鳝、蟹、蛙以穴为家,寄居冬眠,任时光流逝,世态变迁,而不改厮守之志。狼居山林,驼卧大漠,云卷苍天,鱼翔江河,列尽万物,搜经索义,家不过栖身之所。

家之实质相同,而外形各异。居家之心态,也五光十色,不可一概而论。

柴扉一扇,土墙四围,木搭草盖,绳床瓦灶,寒舍也。而贫民身居陋室,家人厮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衣衫褴褛,饭食低劣,屋内昏暗潮湿,倘能撑圆肚皮,老幼安康,也就其乐融融了。

青砖黑瓦,三间两轩,雕栏玉砌,庭院深深,富宅也。而富贵人家,所究长幼尊卑,不愈礼数。虽貌合神离,小吵小斗,却求不损家和,不扬家丑。青灯黄卷,惟冀博取功名,光宗耀祖。兴废于斯,千百年来,演绎了无数的欢歌悲曲。

家在尘世上,荣荣衰衰,起起落落。

家在烽火中,毁毁建建,成成败败。

家在欲望里,小小大大,穷穷阔阔。

诸侯以封地为家,尚嫌地窄土少,山穷水恶,物贫财瘠,心生贪念,起兵窃国。

君王以国为家,恨不能占尽天下之珠宝,吃尽天下之珍馐,享尽天下之美色。起宫室开杀戮,剽掠民脂。自始皇作俑,至袁世凯作醒八十三天帝王梦,几世几代,难以尽数。

今人以楼为家,弃小套,求大套。不惜举债,东挪西借,耗尽储蓄,极尽装潢,家电设施,一应俱全。一家三口,娇妻宠子,求的是做人的体面,图的是生活的安逸。款爷富婆们,名车别墅,楼上楼下,庭前院后,种花草,养宠物。于豪奢之中,一露峥嵘,优裕自衿之心,不可胜言。

今之家,在攀富比阔中,百般物什,充庭盈室。倘若你观上察下,心里总感到一种失落。流丹溢彩中,多的是庸俗,少的是清雅;起居饮食里,多的是浮躁,少的是娴静;言谈举止间,多的是夸奢,少的是谦逊。

多物质追求,少精神求索,今之家,千孔一面。

于是我想到了古代文人之家,在斋,在轩,在室,在阁,在庐,在居,在堂,在书院矣。

张溥,蛰居家中,每日抄书诵书,旋抄旋毁,如是反复六七遭,直至烂熟于心,一间七录斋,一卷七录斋文集,给人留下多少启迪。蒲松龄,科场失意,躲进聊斋,倾平生之心血,展一世之英才,写鬼写妖刺贪刺虐,满腹孤愤,吐为至文,今人叹为观止。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