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心情随笔 > 故事:又是飘雪时分-心情随笔
返回首页

又是飘雪时分-心情随笔

2013-11-07 23:29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1

从《冬季恋歌》里走出来的年轻的孩子们,大约只记得爱情的甜蜜了,却不知道,冬季除了恋歌,更有悲歌。风雪吹的残酷的时候,这个世界依旧人潮涌动。有那么一群体,一行业,一个年龄段的人在这风雪中继续前行。白雪皑皑,寒气凌人的时候,他们不及去想其他,只能将温热化作僵硬和粗糙。来年春来时,这个国度的北方,却多了一条黄金大道。我们习惯称呼这一群人筑路者。

我自己首先是这群人中的一员。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无私奉献。奉献是要讲效益的,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并非这一条价值体现的途径。又是飘雪时,倍思家中暖。我们的同事常常说这样的顺口溜:都说中铁好,远看像银行,走进像牢房。

我在这里,不是要力陈中铁人的悲苦,亦不是对这一行业抱有偏见,我是想说这样一个命题:人的异化。其实早在20世纪初,著名小说家劳伦斯就提出这个命题了。人的真实感是人之为人的依托。假如一个人觉得生活干瘪无味,可能和性格有关,假如一个群体呈现非常态的生活观念,只剩下生理活命和物质索取,亲情不顾,爱情麻木,人情寡淡,那么只能说,这样的人人性分离。

危言耸听可不是我的本意,但现在看来我还是有点这个意思的。

我知道我们这群人的异化,就像铁钉会腐蚀一样,是环境的促成。这样的环境,假如再配上《二泉映月》般的底音,就是这个冬季最为深刻的悲歌。

2

我们同事之间常以兄弟相称。这个兄弟我觉得一定是难兄难弟的兄弟,而不是黑社会,假亲近。但这样的难兄难弟数量不会太多。有一次我上班的时候不小心从轨道车甲板坠落,在疼痛中,我听到领班厉声呵斥,让大家赶紧工作,他见我双手抱脚,咬牙切齿的疼痛状,不见抚慰,不问伤势,只冷冷的言道:想休息早说,总是关键时候掉链子,别是装的吧!旁边的人见这样,大都一声浪笑。我对这浪笑习以为常,只是这脚着实出问题了。我竟然在这群人的浪笑声中隐没了这刺骨的疼痛,跟在后面走。不多久,钻心的疼让我口中发出呻吟。我又一次发现,自己竟然竭力隐没这疼痛,好像流露自然的痛感成了一种做作。领班怒言:不行回去,别在这碍别人眼。这时候,搀着我的兄弟情绪激动,上前辩言道:你看他这样子像装的吗,假如是,他演技也太好了,你她妈咋这么无知呢?少人性!

他那天没有上班,扭头搀我回去,尚未坐定,他便义愤填膺重复那三个字:少人性!少人性!突然,他对着我脱口说了一句:你刚才忍疼走路是虚伪,你忍给谁看?在校时你可不是这样,要在以前,你肯定忍不了他说你!你这么变成这样了?

就是这样的变化令我惶恐!难道说工作让我变得懦弱。我着实吃了一惊!我旋即想到自己以前火冒三丈的性子,感觉自己的隐忍有些过了!

3

我是喜欢干净的人,依恋温室的人。可是现在我身处在一个不知道如何命名的陋室。没错,这就是我们的收容所。不知道废弃多久的破旧的小学教室。这个地方在一个叫“席家村”的地方。大门口很是古旧,周遭尽是杂草的青色,可能水管漏水,空气潮湿,院墙上满布青苔。印象深刻的是,经常有一条毛色黑亮的狗在晚上的后院怪叫。这后院以前当过学生的操场,现在却安谧幽静,让我有一种怅然。我想起小学晨跑的土操场来。

单位租了这个废弃的地方。原因是离工地近,租费便宜到死。

这个季节已经是立冬后,我们的竹竿做的折叠床往这空旷的老教室一展开,我们就算有了自己的卧室。有好事的同事,用石笔在这教室的黑板上写上:中铁人难做!我想起去年春节,我给外公的炕头上写下的红贴子:身卧福地。

2009年11月11日。我依然是光棍。这个早上,我没有像往常那样贪睡。第一场雪就在这个早上来临。我感觉的确是冷得异常。我给母亲父亲通了电话,知道我们的村子也下了雪。怀念家里的热炕头。我穿起厚的外套往那操场走去,脚下感觉到这雪的力度,我放佛又回到学校,那个冬季。那个时候我还在和漂亮的女孩子在雪地里追逐打闹,或者是喝着学校里的热饮在图书馆的三楼看书。

等我回到陋室,我一摸被窝,坏了,电热毯烧坏了。我狼狈的拿出了剪刀,胶布,弄了好半天,终于修好了这才买了两天的电热毯(49.9元)。我心想,这下晚上可以不用受冻了。可是当天夜里,停电了。而且,就我们这停电,别处都灯火通明。我心想:真他妈黑!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