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文学 > 青春文学 > 故事:风转经年,汉家宫阙-青春文学
返回首页

风转经年,汉家宫阙-青春文学

2019-01-24 00:01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佚名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邂逅一本好书,是一种无以言说的惊喜。

那是在冬日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站在图书馆的书架旁,温暖而细碎的阳光从高大的落地窗里斜射入内,轻轻拍打在我的身上。像往常一样,我搜寻着心仪的书。逆着迷离的橙光,我一眼就瞥见了它。藏在琳琅满目的群书中,安静而寂寞,远离了喧哗与嘈杂,于俗世间静守一场花开荼靡。我将它捧在手心,奉若之宝。浅紫色的水墨花架,斜倚在素白的封面左侧,右侧则写着书名:汉代琅华照寒烟。飘逸而古朴,像是一场遗失在时光里的水墨心事。

这是本解读汉赋与乐府诗的文学鉴赏随笔。最早倾心于这类文字,应该从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算起。此后便是入了迷,中了蛊,满心沉醉于那些温婉多情的文字。仿佛自己也化身素衣轻带的女子,手执一卷古书,漫步在古老的青石板上,从素墨幽香里窥见失落千年的秘密。丝丝缕缕的风情,在清词丽句里纠缠不息。恰似漫天烟雨,淅淅沥沥。

扇舞飞旋,无边的岁月流转。隔着时光的经纶,追寻着历史的风烟,我溯流而上,摩挲着往事的脉络,串成一首首传唱不朽的歌。力透纸背,承载着的是一个盛世王朝的不老传说。黄沙弥漫,湮没的是那金戈铁马的繁华过往。剥离层层书简,用错落的字句,去祭奠老去的故事。

风月无边,泪洒诗行。上邪式的誓言还摇荡在田间的芦苇中,经年不息。山无陵,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最是一往情深,酒暖思念空瘦。转眼便陌上花开,而良人未归。静默等待,以一种凝望千年的姿态。可否有百转千折的春暖花开,故人缓缓而归?

勾栏瓦当,长乐未央。一曲笙歌落,美人霓裳舞。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遗世而独立的佳人,一舞醉了繁烟,也迷离了帝王冰冷的眸。可叹是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纵横孤绝的帝王,也留不住枕边红颜的消逝。她孤独离去,却留给他一生的思恋,魂牵梦萦,此生难安。

一篇《长门赋》,锁住的是陈阿娇的幽怨自伤。长门易冷,恩宠难再。本自浅薄的帝王之爱,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缘去缘空。以色事君,色衰而爱驰。又或者,不爱就是不爱了,本也没有任何缘由。多情还似无情,终究一帘梦成空。

一阕《怨歌行》,凝固的是班婕妤的寂寞哀伤。空有满腹才情,却勘不破人心易变,世事无恒。九重宫阙,爱断神伤。若只如初见,是否还是会选择爱上?或者爱本是劫数,无论有何种遇见,终是在劫难逃。

一曲《白头吟》,承载的是卓文君的决绝刚烈。终究还是有怨的吧。死生契阔的不离承诺,却唤不回良人的心渐行渐远。白首相偕,莫非就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还是不甘心啊。不如放手一搏。若不能白头到老,又何妨白了你的头,而我独自终老?

昭君怨,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陌上桑,罗敷有夫拒使君,坚如磐石不转移。孔雀东南飞,生死永相随。那些烙在历史里的痕迹,因着这些华美的篇章,万古流传。

荒烟蔓草,几轮烟月。繁华变作荒芜,沧海化作桑田。回首,俯仰之间,已两千年。那些老去的往事,终究成了故事。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