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文学 > 青春文学 > 故事:散落在涧顶村记忆(三)-青春文学
返回首页

散落在涧顶村记忆(三)-青春文学

2019-01-09 00:0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赵春亮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涧顶村百余口人,却被一个山坡隔成了南北两处,有南涧顶、北涧顶之说。但一般是指北涧顶的。全村只有两姓,李姓居南,赵姓居北且人数众多。印象中寥寥几户李姓人家是孤僻弱势的,也是极其低调的,交往不多,自然无甚印象。我在村里辈分较高,经常有颤巍巍的老妪调侃似的躬身喊我小叔或小爷,然后看我一脸窘态哈哈大笑而去。

这些回忆大都类似一场没有故事情节的流水式的电影,直到村子里出现了一个白净短发的女孩,让我的那段记忆瞬间注入了些许温暖的色彩,犹如一部黑白影片倏地变得色彩斑斓,昏暗的回忆陡然增添了耀眼的光环。她便是海香,来她姨妈家避暑度假的。大人们曲里拐弯地攀认说,她是我表妹。她对这个闭塞的山村而言无疑就是天外来客,带来许多新奇而令我惊羡的见闻和故事。孤单的我和陌生的她便顺理成章地成了亲密的玩伴,让我很多年的记忆里多了些快乐的回忆。待到我准备浓墨重彩地记下我和她的一些经历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情感犹如饱满的笔锋竟然无从下笔,脑海中只显现出一些斑驳的片段。

那时我们最好的去处应该是龙王庙了。出村东,绕过石头砌的水池,朝南穿过几块不大的麦场,就是水库了,那是当年响应革命号召在涧的源头兴建的水利工程。我从没觉得这个水库曾经发挥过什么兴水利、减洪灾的作用,只是为孩子们在夏天多了一个游泳的去处。我对它无甚好感。父亲是断然不许我去凫水的,他怕单传的我被水淹死,没法向列祖列宗交待。走过水坝直奔南山,循着弯弯曲曲陡峭的山径攀援而上,窥见半山腰处两处石洞,便是龙王庙了。老人讲,龙王庙是有灵气的,有许多怪异的传说和珍奇的宝贝,那时南蛮子贼精,曾在这儿掳走了一对会飞的金鸽子。我对这个传说是不信的,既然是金鸽字又怎么会飞呢?这个故事曾让苦思冥想,后来倒也释怀了,没有慧根慧眼也不虔诚的我自然是无法理解。后来,村民们自发地手提肩扛在此处建了三间红砖房,塑了神像,还建造了一个简陋的山门,上书三个拙朴的大字“太极门”,什么意思我仍是不解。我和海香对此倒了无兴趣,只是喜欢有处窝岩,极像一尊弥勒,乐呵呵的。这里幽静、空旷、凉爽,还可以躲避同伴们的讥讽、嘲笑和捉弄。还有一出清泉,晶莹透彻,掬起凉爽宜人,喝口沁人心脾。当年说什么,玩什么真不记得了,唯独对这样的好去处流连忘返。直到如今,去过很多名胜古迹的我,还会经常依稀记得龙王庙的好,大约那里的确是个宜人的好去处吧!

后来,我上师范,海香上中学,也经常保持着书信来往。她每年暑假依然来,不知是为了避暑还是看我。她娇小瘦弱,品学兼优。我总是以大哥哥的口吻教导她要好好学习,一副当哥的模样,大抵缘于她曾带给我诸多快乐和那声亲切的称呼吧。参加工作后,我当孩子王。海香竟然辍学在家了,来看过我一次,正巧我要带学生出去春游,便一同去了。蓝天白云下,于如织的草地和学生们一起席地而坐,海香唱《傻妹妹》的情景我仍历历在目。现在,现在的她,应该生活的很好吧?

这些记忆如今还不时出现在我本已空寂和荒凉的梦境里,不断撩拨我心底那根最为敏感的心弦,醒来不觉得心悸和恐慌,更加惊叹时光的飞逝和无情,时时彰显人情的冷暖和丑善,让我多了一份凭吊的内容和情节。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