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文学 > 青春文学 > 故事:散落在涧顶村记忆(四)-青春文学
返回首页

散落在涧顶村记忆(四)-青春文学

2019-01-08 00:0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赵春亮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涧顶村山多水少,所谓的穷山恶水。漫山遍野除了突兀的石头,终年生长着耐寒的松柏,酸枣树倒是很多,如果不怕刺,每年的7月左右可以吃到酸甜可口的酸枣,不过终究是野果,上不得席面的。

山村的果树种类不多,有梨树、桃树,当然最多的是山楂。山楂又称山里红,果实酸甜可口,能生津止渴,具有很高的营养和药用价值,曾是乡亲们的命根子。80年代,每到秋收结束,山外的大车就会准时轰隆隆地开进山里抢购山楂,而且价钱不菲。那时候,淳朴的乡亲们因为山楂鼓了腰包,经常会捂着嘴偷笑。那时,我们一帮孩子便多了一项任务,放学或假期上山看护山楂,生怕被他人偷去星点半颗。等到统一收摘的那天,村子的喇叭一声令下,全体村民悉数出动,尽情享受收获的喜悦。大人们拿根长杆,在树上一阵狂打,成熟的果子立刻噼里啪啦落下来,砸子我们的光头上,砸出阵阵欢笑和嬉闹。正式收完后,孩子们还会提上篮子背起长杆,再次在每一棵山楂树上下重新寻找,或仰望枝叶间,或扒开草丛,总能欣喜发现疏漏下的几颗,体验一种颗粒归仓的喜悦,成就感便会瞬间溢于言表。

当年的乡亲们每年尽心侍弄着这些宝贝疙瘩似的山楂树,修剪、施肥、喷药,极其用心。后来村办企业粉墨登场,涧顶村也轰轰烈烈办起两个山楂制品厂,生产果丹皮、山楂片等食品,生意曾经一度红火,但憨厚的乡亲终于没有禁受住利益的诱惑,开始学会用廉价的红薯掺假。似乎一夜之间,山楂的身价便一落千丈,从天堂落入尘埃。山楂树这棵昔日的香饽饽,如今渐渐被冷落山坡,兀自飘零摇曳,任其自生自灭。

当然我想说的并不是山楂,而是杏!山村的杏树极少,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吧,印象中,山村的孩子总觉得杏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果子了。村子里唯一的杏树长在人家院子里。记得有一次,那家主人外出,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庆林叔带领我们一帮小子偷偷潜入院中。我不会爬树,庆林叔反复交待我说,我们上树帮你摘,你只管在树下吃就是,只是得提防主人突然回来,那时你提了我们的鞋子溜走即可,千万不要让人家把我们的鞋子没收了,千万千万!随即他们便脱鞋上树,尽情采摘。不巧的是,那天杏树主人偏偏早归,我又偏偏吃的入神,等挨过一巴掌后,我撒腿就跑,全然忘记了保护鞋子的重任。事后,我遭受了庆林叔以及伙伴们好长时间的奚落,那家院中的青杏再馋涎欲滴也是万万不敢偷摘了。

有几株杏树又无人看管的地方就只有老杨家沟了。老杨家沟其实就是南坡后侧的一道深沟。自南涧顶向南,循着一条依稀可辨的羊肠小道斜上,路边杂草丛生,荆棘遍地,当然也有知名不知名的野花点缀,一路不时有肥硕的野兔受惊狂奔,惊得树上群鸟展翅纷飞,也许还会碰到蛇……攀上山梁,豁然视野开阔,回首山村,它静静地卧在山凹里,掩映在丛林中,如同入定的老僧岿然不动。歇口气再走一段路程,便可望见三五间石头房子,那便是几棵杏树所在之地了。

但老杨家沟是个令我恐惧的地方。那里曾住着一户姓杨的人家,故得名老杨家沟。这户人家原先不知什么原因,独门独户住进这道沟里,开始生活倒也安逸,有成片的荒山可以开垦,牧着成群的牛羊,怡然自乐!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种种便利的生活设施不能惠及到这深沟里,连儿女成亲都成了问题,无奈,举家搬离了。只留下三五件石屋,孤零零地伫立在这里,见证着时代的沧桑和变迁,如今早已成残垣断壁,越发的荒凉。

因为人迹罕至,所以那里到处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息。更何况庆林叔经常说,那地方有狐仙,会经常变化为白发老婆子,有时笑容可掬,有时青面獠牙,会吃小孩的。我是断然不敢只身前往的。但是又受不了那青杏的诱惑,便会哀求庆林叔领着我们去。现在想来,庆林叔是故意吓唬我们的,不说有狐仙,就那两棵杏树还能等到他去吗?

说来好笑,童年的我,还真以为杏就是那青涩酸苦的味道,直到多年后,我吃到黄橙橙的杏子时,不觉哑然失笑,成熟的杏子原来这么好吃,都怪我们那时太心急了!

但是,谁能说青涩酸苦的青杏不是最美好的回忆呢?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