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文学 > 青春文学 > 故事:一场持久的青春对弈-青春文学
返回首页

一场持久的青春对弈-青春文学

2013-11-08 23:39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杜志萍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这次半期考,又是我们班的姚麦和许恬恬并列年级第一,真是可喜可贺呀!”老师一走进教室就笑容可掬地向大家公布这一好消息。

同学们热烈鼓掌,大声叫好。可是我却板着脸,无动于衷。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加班加点,把眼睛都熬出了黑眼圈,那怕只超过她半分,我也会开心。转过头我把恶恨恨的目光瞟向她时,没想到,姚麦也正好转头看我,眼中满是不屑。

冷哼一声,我倔强地咬紧嘴唇。无论如何,我都要赢过她。我在心里再一次告诉自己。我知道她是不好战胜的,同学了两年多时间,我们之间的竞争就没有停止过。从初一开始一直到初三,我们都是宿敌。

我很不明白,看姚麦天天忙这忙那的,学习依旧很好。我是想独枝一秀的,可是遇见她,这个理想只能当梦想了,她是个强悍的对手。

在班上,我仅有几个特别要好的女同学,她们跟我一样,不喜欢姚麦整天嚷嚷个不停,也不喜欢听见她闹铃般的笑声。我特别不屑她曾在一篇作文里,用“银铃”这个词汇来形容自己的笑声,于是几个人私下里给她起了个外号“闹铃”。

姚麦倒是人缘好,男生女生她都亲热得像是“兄弟姐妹”。可能见我总是没什么朋友在一起,她曾热情洋溢地拉拢我,想让我加入她的大部队。我的冷漠像冰,顿时把她的热情冷却了,她指着我骂:“不知好歹。”我反驳她:“我没你热情似火,你是你,我是我。”“就你整天假清高。”她嘟囔一声,撤退了,一出教室就欢天喜地地加入其他同学的游戏中,玩得不亦乐乎,仿佛刚才的不愉快像烟一样,散了。

转过头,透过玻璃窗,我就看见了姚麦活蹦乱跳的身影。不屑地噘噘嘴,我漫不经心地从书包里掏出新买的《物理指导》。每次考试就物理拖后腿,而姚麦的物理考试几乎都能满分,我和她之间的输赢,就在物理间。我想好了,一定要努力“啃”下物理这块硬骨头,如果成了,我就有机会次次赢过她。我的物理也不是很差,但一遇见难一些的题目,我就没辙了。其他的科目,两人间的差距也就几分之间,认真一点,我胜券在握。

姚麦后来应该是明白了我对她存有敌意,也明白我一直把她当成对手。我听见她对她的好朋友说,那个许恬恬心眼儿特小,想赢过我,门都没有。她还真以为她是无敌女金刚,我才不信邪,我认为只要找对了方法,加上努力,肯定能赢过她。“功到自然成”——我信奉这句话,所以我时刻提醒自己:许恬恬,你一定要加油!一定要赢过“闹铃”姚麦。

可是物理,真是我的冤家,无论我如何努力,总是拐不过弯来,这定律那定律的,烦都烦死人。难道我是物理白痴?在我努力了很长一段时间还不见成效后,我对自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或许是害怕吧,还是因为厌倦,我的物理成绩不进反退。每次物理考试完,看见老师请姚麦上讲台给大家讲解那些全班唯有她一个人做对的难题时,我就浑身不舒服。你看那姚麦的头昂得多高呀,还故作矜持,嘴里说着谦虚的话,脸上却洋溢着得意的笑。呸!我瞥了她一眼,固执地把头转向窗外,而耳朵却不由自主地被她甜美的声音吸引过去。

物理老师最可恶了,他居然在课堂上说:“许恬恬,你应该多向姚麦请教,我知道你其他科都很拔尖,可不能被物理耽搁了。”我知道老师是为我好,可是我能向姚麦请教吗?那我不就是主动认输了?不可能!我心里想。

可是姚麦却当真了,一下课,她就跑过来对我说:“许恬恬,如果物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看着她灿笑如花的脸,听完她的话,我却是恼怒了,冷冷地说:“你以为你是物理专家呀?”我的冷漠,我的讽刺,彻底激怒了她,她再一次指着我骂:“许恬恬,你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狗屁。你以为你清高呀?你以为赢了我就赢了全世界吗?你连自己都赢不了……”一向热情待人的姚麦,这次是气疯了,她足足骂了我十分钟,直到上课铃响起,她还不解气地骂我是一个浑球。我反驳她,却是词穷,而且明显底气不足。旁观的同学也在窃窃私语,说的都是我的不对。那十分钟里,我心虚,没有勇气对视她的眼睛。

姚麦是发了狠吧,那一段时间里,她比我还刻苦,她还托人传话给我,说是接受我的挑战。

单单在学习上,我还不怕她,我对自己有信心,可是姚麦还是我们班的“短跑女王”。她的腿长,爆发力好,一百米、二百米都是她的强项。我最拿得出手的项目是八百米,曾经在校运动会上拿过第二名。

当学校一年一次的运动会再次拉开帷幕时,我和姚麦都跃跃欲试。运动会期间都是各班凝聚力最强的时候,为了班级荣誉,我们都会在放学后一起训练。还别说,短发的姚麦,穿着蓝色运动短装和跑鞋,在夕阳的照耀下奔跑起来时,还真是英姿飒爽。

大家都在刻苦训练,我也没闲着。我的耐力好,拼一拼,我相信自己有实力争夺冠军。作为组织者,姚麦可是忙得团团转,她不仅要带领大家一起练习,还要给这个一点鼓励,给那个一些建议,自己也要不停地练习起跑动作。看她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时,我就想,她为什么就不能来求求我,让我这个副班长代劳一下呢?她就是爱“死撑”,这是我对她下的定义。

校运动会在大家的翘首期盼中来临了,学校停课三天。我们班空前的团结,大家拧成一股绳,无论是谁上场,都少不了震天的“加油”声。初赛、复赛,我都轻松胜出,最后一天进行决赛时,我都感觉那个冠军已经触手可及了。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