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 教子之道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38 浏览次数:92 文章好评:0

    写《我儿子一家》时,孩子刚5岁。从那时到现在,随着孩子的成长,我陆续写了不少与他有关的文字。有时孩子跟我开玩笑:妈妈,我是你的摇钱树。 儿子生长在鼓浪屿,高中以后才到厦门去,那不过是比鼓浪屿稍大一点的岛屿罢了。学校不设寄宿,儿子每天吃了早餐…[阅读全文]

  • 纸人三毛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33 浏览次数:192 文章好评:0

    我的丈夫一向沉默寡言,他的职业虽然不是写作,可是有关法律事务的诉讼,仍然离不开那支笔。他写了一辈子。 我的二女儿三毛在公共场所看起来很会说话,可是她在家中跟她父亲一模一样,除了写字还是写字。她不跟我讲话。他们都不跟我讲话。 我的日子很寂寞,每天煮…[阅读全文]

  • 惟有亲情不能隐藏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29 浏览次数:66 文章好评:0

    2003年3月的一天,一名叫安妮达尔文的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跑进英国哈特尔浦的警察局,报告说她的丈夫约翰驾船出海,已经有12个小时没有音讯了。警方的调查显示,有人看见一个男子划着一艘耀眼的红色独木舟出海。警方随即展开了持续了几天的海上搜索,范围包括从…[阅读全文]

  • 一位名叫张老硬的伤残功臣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24 浏览次数:114 文章好评:0

    32年前的一次油库大火,让他定格为英雄。当时,国家也是不惜一切代价来挽救这个钢铁英雄: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调集十几名著名军医,几十名战友的鲜血流进他的血管7个月后,他的生命总算是保住了,但他成重残却成了不争的事实:全身88%的烧伤面积,8个手指烧掉,腿…[阅读全文]

  • 一夕抵十年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20 浏览次数:111 文章好评:0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场面很是轰动,小区里沸沸扬扬的,几乎家家户户都出动了,院子里有警察,还有记者,她就在这群人中间站着,揉搓着手,一脸的惶恐。等到别人把我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倒有些愣了,试探着叫我的名字:秋和,秋和。见我没什么反应,她咧开嘴巴便哭了。有人…[阅读全文]

  • 口舌之祸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16 浏览次数:119 文章好评:0

    人生最愚蠢的事就是两次摔倒在同一个坑里。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祸从口出。可见言辞不当与不慎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而这句名言在封建王朝中那些伴君如伴虎的大臣身上体现得最为突出。 贺若弼之父贺敦是一位武将,因为言语不慎冒犯了北周的皇戚宇文护。在他临刑…[阅读全文]

  • 我们身边的爱情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11 浏览次数:190 文章好评:0

    1 她是妻子的表姨,得了淋巴癌。 去年中秋节,我跟妻子去看她,她的情况已经很不好,多次的化疗,早已使她的头发掉光,指甲发黑脱落。 她谈起她的病,一点也不避讳,说癌细胞真讨厌,前些天还在左面腮角,这几天又从右腮角冒出来了,弄得她连饭也咽不下。她这样说着,她…[阅读全文]

  • 浪子燕青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07 浏览次数:157 文章好评:0

    燕青的地位并不高,三十六天罡,他在最后一个(多半还是看了卢俊义的面子)。可是这个人却出尽风头。当初吴用骗卢俊义上山的时候,燕青已经精乖地看出门道,劝过。后来,他踢翻擂台,扑倒擎天柱。再后来,还赚得宋徽宗亲写的圣旨赦书神霄王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阅读全文]

  • 宁愿此爱,淡如绿茶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8:03 浏览次数:174 文章好评:0

    那时他也不过是个骄傲的年轻人。他有一个好友,单名宇。和所有年轻过的人们一样,他们交情笃定,血浓于水,誓同手足。 但是,空气里有了期待爱情的味道。 有一天,他失恋了,天天愁眉不展。 宇说,我们一起去旅游吧,去散散心。于是,他们一起出发了。 那是…[阅读全文]

  • 大师与政要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59 浏览次数:143 文章好评:0

    刘文典(1889年~1958年),原名文聪,字叔雅。安徽合肥人。国学大师,善治庄子;教育家,曾担任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生性狂傲,有人评价刘文典说:是真名士自狂狷。 蒋介石上台后不久,到安徽巡视,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蒋到安庆前,曾表示要到安徽大学视察,并发…[阅读全文]

  • 爱我少一点,好吗?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55 浏览次数:111 文章好评:0

    爱我少一点,我请求你。 有一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其实,我爱的并不是你,当我答应你的时候,我真正的意思是: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一起去爱这个世界,一起去爱人世,并且一起去承受生命之杯。 所以,如果在春日的晴空下你肯痴痴地看一株粉色的寒绯樱…[阅读全文]

  • 笑到最后的是谁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50 浏览次数:81 文章好评:0

    活着是为了什么?当我看到《纽约时报》刊登的两只猕猴27岁的肯托和29岁的欧文的照片时,这个问题忽然浮现在我眼前。 这两只猕猴是威斯康星大学进行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实验中的一部分。猕猴肯托的膳食受到严格控制,摄取的热量要比常规膳食低30%,而猕猴欧文则想吃…[阅读全文]

  • 我到底要不要做灰姑娘?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46 浏览次数:77 文章好评:0

    邂逅一段让人羡慕的缘分 认识展博是在一场交响音乐会上。他正好坐在我的旁边,无意间,我手中的节目单跌落在地上,惊动了他,他先我一步,弯腰捡了起来,然后递给我。我出于礼貌对他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在散场时,我们有意无意地又走到了并排。他随口问我…[阅读全文]

  • 存钱不如存朋友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42 浏览次数:190 文章好评:0

    宋江是郓城县押司,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公务员,手上无权,且武艺平平,却能在江湖上声名远播,一呼百应,靠的是什么?无非是两大法宝:一是重义气,二是仗义疏财。在梁山众多好汉中,最有钱的肯定不是宋江,但出手最大方的,非他莫属。 宋江杀了二奶阎婆惜,被阎婆告到无处…[阅读全文]

  • 他死了,她也死了 -经典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8 00:47:38 浏览次数:155 文章好评:0

    有一天,她忽然想通了:他,已经死了。 他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死讯没机会上新闻联播。他周围没人知晓她的存在,除了另一个她但那一位,大概不至于专程知会她一声。所以,如果他死了,她是不会知道的。 如果,死的是她。大概能比他好一点儿,她至少有一…[阅读全文]

  • 首页
  • 上一页
  • 99
  • 100
  • 101
  • 102
  • 103
  • 104
  • 105
  • 106
  • 107
  • 108
  • 109
  • 下一页
  • 末页
  • 1352016
每周故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