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 搁浅六月末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8:18 浏览次数:206 文章好评:0

    当他醒来,他便突然觉得世界一下子昏暗了下来,摆在他眼前的是赤裸裸的现实:他双手双脚都被枷锁紧紧束缚着,原本乌黑油亮的碎发被剃去了,他穿着一身灰溜溜的囚服,被锁在这不见天日的牢笼里。 上帝啊,我可真不走运。可我完美的伪装不可能被那些愚蠢的警察…[阅读全文]

  • 最后一束玫瑰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7:44 浏览次数:116 文章好评:0

    一直以为爱情是和玫瑰是分不开的,一直以为有了玫瑰就有了浪漫,在2007年的冬天,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鲜花店,取名叫叶子鲜花店。是的,叶子是我的名字,我一直觉得美丽的鲜花也需要叶子的搭配。 生活是平静而且幸福的,最少我自己一直都是这样觉得。老公有…[阅读全文]

  •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7:15 浏览次数:210 文章好评:0

    和烟儿认识很偶然,也是必然。烟儿的姑姑和我的小舅舅是一对不该相恋的恋人,那时烟儿的姑姑尚未出阁,而我的小舅舅已是两的女儿的父亲。这样的婚姻当然是 遭到双方家庭的激烈反对。那时我十七岁,烟儿十三岁。我们两个是他们两个的挡箭牌,也是小尾巴。每次…[阅读全文]

  • 错爱的结局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6:40 浏览次数:114 文章好评:0

    太阳在云彩的最深处晕黄了脸,还有一些喜欢黑夜的小鸟在静静的等待,等待夜晚的真正的来临。在拉着窗帘的屋子里是看不见一点点外面的光亮了。只有借着那恍恍惚惚的烟圈的明灭,可以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没有一点表情的呆窒着;屋子的两个角落蹲着两个小…[阅读全文]

  • 女生厕所的窗口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6:06 浏览次数:79 文章好评:0

    科长算不算一个官?在大学里做一个户籍科的科长算不算一个官?不管算不算,反正我的手下有两名员工。我的这两个员工,一个是本市管文教卫的副市长的夫人的二姨夫的外甥女。今年二十岁,读了本市一个卫校三年,却连针筒都不敢拿,据她说她一见到带针的东西就…[阅读全文]

  • 有一种爱,它的名字叫偿还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5:31 浏览次数:97 文章好评:0

    1 迷蒙中,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什么地方?仙境吗?飘渺的云彩,湛蓝的天空,醉人的歌声,却寻觅不到拥嗓的人。 回家在念在欲中难以停却下来,飘吧,飞吧,滞留在飘渺的欲仙中....... 突袭而来的痛,他失去了平衡,缓缓徐徐的飘落。 林木森猛然睁开了眼,意识…[阅读全文]

  • 新—爱在痛的边缘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3:32 浏览次数:415 文章好评:0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谁是谁的父母,谁是谁的儿女,谁是谁的兄弟姐妹,谁是谁的亲朋好友,亦或谁是谁的丈夫、妻子、情人,其实是一种宿命的缘;在这些宿命的缘里,爱与痛交织着,生与死相连着,谁也逃脱不掉 题记 一、疯了 兰儿疯了,被送进青山精神病院了。…[阅读全文]

  • 邂逅在COLOUR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2:17 浏览次数:214 文章好评:0

    外面下着雨。可我不得不出去,只因尘的一个电话。我知道,如果不去给他送伞,我将后悔一辈子。 尘是我离家出走后的三个月里认识的。当时我正在他唱歌的酒吧里醉生梦死,然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靠近了我。轻佻的动作,淫秽的语言。我无法招架时是尘救了我…[阅读全文]

  • 我愿意做你的眼睛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1:46 浏览次数:156 文章好评:0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见小白时候的情景,在那个僻静的角落,他被一群人欺负和戏弄的角落,无助的表情,恐慌的失措,那一幕,就像一根毒针一样,毫无保留的刺痛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喂?你怎么不反抗啊?被人这么欺负你还像个男人吗! 慌乱中我扶起了他,在…[阅读全文]

  • 当年那一轮明月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1:06 浏览次数:111 文章好评:0

    当年,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对这个名字的进一步认识也就是近几天的事。 记得一次,我在麦上唱吻和泪这首歌,本来这就是我搅拌别人的,然后又有朋友搅拌。当年就发信息到公屏上,让我搅拌。我就说我刚唱过啊,当年说,这又是一轮了。我怎么就听了,再一次搅…[阅读全文]

  • 是谁给你一个夜的温柔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0:34 浏览次数:61 文章好评:0

    我不是洛丽塔,他也不会爱上我。 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夜的时光。一夜的时光静静地相视对方,然后相互交融。 我关掉所有的灯,让整个房间充满黑暗。我习惯这种夜的漆黑,害怕光的强烈会把我灼伤。他谨慎地解开我衬衣的钮扣,用手指温柔地碰触我的身体,我的每…[阅读全文]

  • 青春梦飞扬 发布日期:2010-08-23 11:10:04 浏览次数:209 文章好评:0

    青春梦飞扬海誓山盟或是海市蜃楼?一切都已不重要,我只要你的笑容灿烂如阳光。 题记 蓝,再见。他冰冷的鼻尖轻轻碰触着我的额头,气息温暖如春。身后是荒草萋萋、满目荒凉,有一只小虫躲在枯萎的黄叶中,竟妄想抚摩阳光。 再见,林乱。他白色的衬衫上散发着…[阅读全文]

  • 苍茫红尘里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0-08-23 11:09:33 浏览次数:122 文章好评:0

    如是个可爱,漂亮的女孩。喜欢幻想,喜欢做梦,喜欢浪漫。 如在刚出生的时候,父母就给她定了娃娃亲,是住在她家隔壁的冰,是个有点憨,却又很要强的男孩。 从小,冰就象个大哥哥一样呵护着如,就象呵护花朵一样,对如从来没有什么要求。 而如也喜欢跟在冰的…[阅读全文]

  • 那年最后一场秋雨 发布日期:2010-08-23 11:07:39 浏览次数:194 文章好评:0

    是秋天了,已经下了多少天的雨了,雨丝细细密密,时断时续,多像一个怨妇在暗夜的饮泣,隐忍的,压抑的,没有哭天抢地的嘶嚎,却更多了份悲怆。谢安摇摇晃晃地走在这密密麻麻的网里,他像头肮脏的、毛掉得斑秃的狼。充满凉意的风和湿湿的雨都掩饰不了他浑身…[阅读全文]

  • 等我长大了,作我的新娘吧 发布日期:2010-08-23 11:07:12 浏览次数:82 文章好评:0

    那一年,我七岁。 七岁的我,正和哥哥姐姐以及村子里所有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一起,坐在小学校那所破旧的老教室里,等待新老师的到来。 之所以要等待一位新老师,是因为我们学校里原来仅有的一位老师又调走了。 这是我们学校离开的第八位老师。 老师为什么都不…[阅读全文]

  • 首页
  • 上一页
  • 268
  • 269
  • 270
  • 271
  • 272
  • 273
  • 274
  • 275
  • 276
  • 277
  • 278
  • 下一页
  • 末页
  • 2834241
每周故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