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婚姻,究竟怎么了?
返回首页

婚姻,究竟怎么了?

2010-09-14 10:2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有人在网上侃侃而谈,允许男人们想象着大红灯笼高高挂,或者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美事去蠢蠢欲动,就不允许女人们有点新的想法?几千年了,这公平吗?于是有人这么想——春天来了,我要把老公种在地里。等到秋天,我就有了一堆老公。到时候,让他们一个给我洗脚,一个给我捶背,剩下的老实干活看孩子去。谁不听话我揍谁,谁个听话我用谁。反正老公多的是,不够,明年咱还种。
  最近,又听到这么一件事。比尔称得上是个成功的美国人,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裁,自己还开了一家咨询公司,收入颇丰。比尔的老婆黛比曾入选美国奥运代表队,尽管退役多年,身材依然保持一流。比尔的生活很幸福,出差时,他常常在飞机商务舱的座位上合计着自己攒的钱。很久以来,他都梦想着在加州美丽的蒙特利山间买一栋房子,五十岁退休后,便带着太太一起到山里过几年与世无争的轻松日子。看看山,看看海,打打高尔夫球,摊开手脚在躺椅上晒晒太阳,再不用疲于奔命赶飞机,再不用半夜三更被电话叫醒。而且,一切似乎都在照计划进行着。然而,他的梦碎了,碎的很突然。黛比有了外遇,那人是健身房里的教练。像煽情电影里描述的那样,一个美貌丽人与一个健壮男子手把手地接触于一种运动,后来不久,就深化了这种运动。石破天惊,比尔呆若木鸡。事情抖开了,夫妻俩面对面坐下来,问对方打算怎么办?比尔不想离婚,只要黛比与健身教练一刀两断,他愿意既往不咎,回到从前的日子,他不想从此失去黛比。而且,在商场上滚了十几年,不用算他也知道,一旦离婚,他的财产将会受到很大的损失。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夫妇婚后的一切收入均为共同财产,一旦离婚,财产不论其来源如何,都将予以平分。可是,黛比坚持离婚,比尔无力挽回,一段婚姻走到了尽头。
  比尔和黛比的婚姻怎么了?
  比尔说:“我实在不明白,我有哪点不好?我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有头脑,能赚钱。我有哪样比不上那个健身房教练?”
  是啊,黛比怎么了?
  有人问比尔:“你确定这正是你太太所要的吗?比方说,你那么忙,你有没有忽略她呢?”比尔低下了头,思忖良久:“我承认我有些事做得不好。可是,那样她就要去找情人吗?”是的,身为西方人的比尔实在不理解这一点。在中国,很多夫妇其实都是在凑合,而不选择离婚。让婚姻在许多道义上和功利性的思量中持续下去。西方人就不一样了,当爱情消失,婚姻也就随之而去。西方人太爱自己了!与其勉勉强强痛苦终身,不如及早了断,还两个自由身。在我们觉得这简直就是草率!特别是黛比这样的,为了一己情欲,给对方了极不负责的当头一棒,事后还能获得一大笔不劳而获的合法财产。这简直是太划算了!
  婚姻不能仅仅是你情我愿,它本身还担负着一定的社会责任。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古老东方的这群人,是要比自诩文明进步的西方人高尚许多的。人类的文明进步就是要把自己的幸福和进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正如比尔所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比尔的错是在黛比需要的时候,他不在身边。这一点中国妇女在千年以前就曾抱怨不止,“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但是她们有几个像黛比那样去做的?有,那就是潘金莲之流的,在我们这里她最终要落得个身首异处,而且还要被唾骂千年。怎么到了西方,就成了“与其勉勉强强痛苦终身,不如及早了断,还两个自由身”了呢?你倒是还了比尔一个自由身,拿着从比尔那里分来的钱,与年轻潇洒的健身教练风流快活去了。作为旁观者,你不觉得如鲠在喉吗?再说,即使比尔早早知道了对黛比的冷落,事业不做了,那黛比这样行为草率的女人就能一如既往地满足他的新鲜度吗?换言之,比尔牺牲事业的代价弥补了夫妻间情感的缺憾,精神生活的基础还是需要物质来做的。到那时,离开比尔的理由就会更多。总之,比尔选择黛比做夫妻的结果大体都会是一样的,因为他选择了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中国进入新世纪后,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价值观念不断裂变蘖生出许多新奇形态。潘金莲做的那点儿丑事,如今在人们看来,也不觉得怎么丑了。再有了“与其勉强痛苦,倒不如及早了断,还两个自由身”这种不负责任地蛊惑态度得暧昧影响,穷则思变急于与国际接轨的新新人类,马上就能把“遵循孔孟,唯德唯俭”的祖训抛到九霄云外,急追黛比之流的后尘而去。那么,我们这个浸润了几千年保守、谦退、和谐文化的社会,将会怎么与之争锋?假如比尔在中国,发生了这样的事,父母怎么想?孩子怎么办?朋友怎么看?绿帽子怎么戴?仇恨、报复甚至杀戮将会接踵而至。因为极端的自私自欲,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愿望将会很难实现。所以,追随或选择社会文化的态度是要讲究区域性的。
  在不同文化背景的作用下,比尔选择了隐忍,并且做得相当坦然。比尔后来说:“姻缘不成仁义在,虽然做不成夫妻,我和她还是可以做朋友。我不恨她。”说这些时,比尔看似一脸真诚的样子。说完后,他拿出一张照片,是他新近与黛比的合影。黛比和那位健身教练坐着,比尔站在他们身后,双手分别轻轻搭在他们肩上。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发生在久远以前,黄土高原上的一个故事。因为战乱,世代穷居在黄河故道里的一个牧羊人,白捡了一个流落到此的女人做婆姨。牧羊人木讷憨厚,不解风情,夫妻实则名义上的夫妻。后来,村里来了走村串巷的说书人,眉目传情与牧羊人的婆姨有了瓜葛。仓皇私奔的路上被牧羊人撵上,将婆姨拽到一边说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供着你,你还要跟人跑,这究竟是为什么?婆姨说那说书人的活儿好。尘烟旧事,不足为考。但是人是性情动物,只有深谙动物的性和情的原始倾向,去遵循客观规律办事,生活中才不会出现那些麻烦事,也只有等麻烦事少了再少了,社会和谐才能一步一步去实现。
  世间百态每时每日都在千变万化,人情世故永远都是一门在变化中求得成就的学问。所以,“女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诱惑还不够;男人无所谓背叛,背叛是因为筹码嫌太低。”说的就再好不过了。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