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点滴言情 > 故事:流年里的血玫瑰
返回首页

流年里的血玫瑰

2010-08-23 11:05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她躺在柔软的床单上,白色的床单包裹着她洁白诱人散发着阵阵体香的胴体。在感受着一个同样一个赤裸异性的身体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游走时,她并没有半点羞耻之感,反而一种舒适感,毫不掩饰的阵阵气喘吁吁的呻吟声带来的快感迅速布满周身,欲神欲仙。她感到只有这样最原始的冲动才是人性中最真实的,只有在剥离了华丽虚伪的外表之后,每个人才能发现自私自利虚伪狡诈的背后还有一个不为己知的真实的自我。那里是一个被世俗尘埃紧紧包裹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人性也远离尘埃,回归到了最真实的一面。

  做完爱之后,男人给钱,她便理所当然的收钱。然后各自离开,从此便天涯陌路,毫不相关。

  这是很平常的事。显然,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真正的爱,却很真实。

  她叫方华,人长得很漂亮,有着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更令人惊羡的是她还有一身很多人力不能及的学识。她不喜欢特别的打扮,没有花枝招展、狐媚狐妖的装束,而是习惯性的穿一身整洁的素白的衣服,头发是拉直的,流线型的直直的垂在颈项周围。走在大街上,很多人都会不自然的多看几眼,但绝没有哪一个人会想到她是做这一行的。这就是她永不褪色的魅力。

  也许正是这种魅力,她迅速成了宾馆中的红人,每天晚上都会有男人指名要她来陪。其中有一个问她是否知道自己为什么找她而不找别的女孩子,她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但她的心早已做出了回答,没钱的时候人会纯粹为了生存,有钱的时候就为了纯粹的色,男人都是这样。不过那男人的话却着实令她吃了一惊,他说他为了找一份真爱!

  方华一下子就懵了,心想到这里来的人一个个都是奸商,商人在生意场上出了利益便一无所有,而来这里的人出了寻欢还能有其它冠冕堂皇滑稽可笑的想法吗?她越想越可笑,来这里寻找真爱,莫不是刚从疯人院跑出来的吧!

  她感到人心这东西有时确实很可笑。

  那男人说他妻子和他离婚了,他想彻底的忘记她,所以这几天一直沉醉在酒色之中。他还说酒色是好东西,可以麻木自己,忘掉一切,可以让自己的心甚至是灵魂飘在空中,没有半点压力。

  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离婚,反而是那离婚的字眼,令她不自觉的想起了从前的一切……

  大学的时候她曾疯狂的爱上了同校的一个男生,他叫永辉,个子不高,但人长得很帅,谈吐之间颇有君子之风。追这样的人情敌当然遍地都是。但她很自信自己的美丽,自己的坚持,还有自己的努力,她曾义无反顾的执着的相信永辉迟早有一天会是她的。

  她一直都生活在追逐之中,紧随着永辉的脚步,还有方向。

  可能是因为她半年多来的不懈努力吧,永辉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接受了她。在她紧紧抱住永辉的那一刻,她觉得她可以和他一直走到地老天荒。

  男人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渐渐急促的呼吸并没有令她产生多少兴奋。她麻木的躺在床上,听着那男人一遍遍的说着“宝贝,我爱你”之类令人作呕的话语,心中不觉又凄凉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很难忘掉永辉,很难忘掉那个曾信誓旦旦的对着皓月对着繁星大声喊出“完爱你今生今世”的永辉,那个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对她独自吟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永辉,那个曾经在信中写过无数次“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永辉,那个曾经说过她是他在水一方的伊人,是前世欠下的情今世来偿还的人……早已数不清的海誓山盟如一根根绣着花的钢针,直刺心房。越是美丽的东西在破碎的刹那越是揪心的疼痛。

  但随即她发现永辉并没有向他说的那样爱她,然而,方华并没有伤心,她想爱是自私的,何必苛求百分百的爱情呢?尽管她一直百分百的付出着。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永辉的怀里抱着另一个女孩。她的梦彻底的碎了。

  当她气愤的找到永辉时,永辉却一反常态,凶神恶煞般的吼道,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你以为你是谁啊,只不过是我脚下的一块垫脚石而已。方华强忍着自己的眼泪,责令自己要坚强不哭。她装出一副冷漠的表情,甩起自己的手掌恶狠狠的打在了永辉的脸上。永辉没有还手,他说道,这一巴掌算是我以前欠你的,如今你也还了,此后我们各走各的路,永不相干。说完转身便走了。

  她还痴痴的呆在原地,刻薄刺骨的言语如弹珠般一个个从脑海中清晰的滑落,掷地有声。什么海枯石烂,什么海誓山盟,虚伪,全是虚伪。我只不过是一个玩物,一个玩物而已,男人玩够了玩腻了便一脚把自己踢开,踢得越远越好。

  她受伤了,在没有起飞前便折断了自己的翅膀。她想以后她可以自己一个人生活,守着内心最深处的孤独和企盼,再也不会受伤了。

  大学毕业后,她认识了一位自称是老板的人,那人看起来很踏实,受伤的她从没有打算过要再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一次,但在那男人乱摸硬泡的爱情攻势下,她勉强答应了。她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姑且先和他交往一段时间,看看他的为人,再作最后的决定。一个月过去了,她发觉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尽管她曾无数次的告诫自己不要轻易的将真心付出,那样会很容易让自己服下断肠的相思和无尽的泪水。但在爱情的海洋里,理智终究难以战胜情感。她选择一直无怨无悔的跟他走下去。男人似乎也发觉了这一点,对她更是百依百顺,关爱有加。恰恰是这些,更令方华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心想好男人终究是有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那男人一身酒气的回到他们租住的房间里,方华很惊讶,她从没有见过他喝过酒,更不用说醉成一摊烂泥了。方华小心翼翼的将他扶到床上躺下。她很想问他为什么会醉成这样却又不忍心继续打扰他,于是便准备离开。男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大老板,骗人,害老子白白赔了二十几万,你他妈的别让我再碰到你,要不然你死定了。”方华停了停脚步,但还是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方华问他昨晚到底出什么事了,那男人双手抱起了头,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胸膛。方华看到他自责的样子,很是伤心,便在一旁劝说他道,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什么天大的事不能解决呢?那男人缓缓抬起头,说方华,我们还是分手吧。在说这话时,他的脸色很难看,方华很是吃了一惊,心想他们俩过得好好的,又没有闹矛盾,为什么他会提出分手呢。那男人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很放不下你的,只是我的公司前几天签了一份假合同,被白白的骗走了二十几万,现在公司由于没有周转资金而濒临破产。他说如果公司倒闭了,自己会欠下一屁股的债,他不想连累方华受苦受累一辈子。方华说自己并不是冲钱来的,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别的我并不苛求什么,再说了,天下没有趟不过的河,也没有翻不过的山,振作点,我们一起过这道坎。那男人又说道只要现在他手里有五万元,他完全可以把工厂从倒闭的边缘拯救过来,说完他望着方华,眼中充满了渴望的目光。方华说我这里有一万多的存款,但现在看起来也只是杯水车薪,那男人说他已经把他的朋友亲人那里借了个遍,只借到三万,他望了望方华,小声说道,三万加一万是四万,还差一万,到哪凑啊?他又望了望方华,用企求的语气说道,方华,你能不能从你朋友那里再借一点,半年后肯定能还上。方华心想只要能帮你走出困境,再借一万也是值的。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