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我们的青春,只一夜那么长
返回首页

我们的青春,只一夜那么长

2010-08-23 10:48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13岁的夏天,莫小羽骑车去郊区的姑妈家吃午饭,途中经过了一段长长的公路。正值中午,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很稀少,莫小羽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努力地踩着车。
  就在这时,她看见前面路边停了一辆大卡车,车尾处站着一个男人朝自己的方向挥着手。
  她回头望了望,确定周围并没有出自己之外的其他人。
  是车坏了?需要帮忙?她单纯得甚至没有多想就放慢了车速靠近。
  然后,那个30多岁的男人朝莫小羽咧嘴一笑,迅速地从裤裆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摇晃着……
  一股血冲上了脑门,莫小羽傻了,连尖叫都忘记了。那个男人嘴里嘟囔着说些什么她听不清楚,可是他手里握着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却让她发疯似的逃走了。
  身后是那个男人放肆而得意的笑。
  她怕极了,一边不时地回头看那辆车有没有再追上来,一边脚下卯足了劲狂踩,一直到进了姑姑家的门,她的心都在狂跳不止。
  姑妈见她来了,热情地招呼:“呀,小羽,你怎么满头汗,快去洗洗。”
  她冲进卫生间,双手盛了冷水往脸上浇,心里又惊又辱。最后,在那个逼仄的卫生间里,13岁的莫小羽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羞耻地哭了。
  那时,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类叫“露阴癖”的变态,她只是觉得那东西太脏了,脏到了自己的心里。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莫小羽的床单上沾了一片刺目的红,她愣了一会,面无表情地走出卧室,对妈妈说:“我来例假了。”
  就是这样,似乎正是那个不洁的闯入,让她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蜕变。
  
  16岁,莫小羽考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又进了学校里最好的班级。父母乐开了花,所有人都说:“小羽真是顶顶聪明的孩子。”
  莫小羽看着大人们欣慰的嘴脸,心里慢慢地生出鄙夷来。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孤独,孤独到只能长久地与书作伴。在漫长到似乎没有尽头的青春里,她封闭了自己所有的灵魂,避免接近任何她所害怕的“不洁”。
  或者,大人们介意的,从来不是这些。
  
  新班级有50名学生,却只有10个是女生。那些自以为聪明的男生脸上总是挂着不可一世的神情。莫小羽厌了。甚至有时,她会把其中的某张脸与3年前那个疯狂朝自己挥舞着生殖器的男人联想起来。
  “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全都在想这些吧。”
  所以,她怎么能输给这些男生。莫小羽着了魔一样努力学习,数理化这些寻常女生的弱科,都被她一一克服了。
  月末第一次考试放榜,她得了第二,成了前十名里唯一的女生。她只比第一名差了两分,但是数理化三门加起来却比他高了整十五分。
  全班男生都为之侧目。
  后来,班上一个眉目干净的男生写了一封情书给莫小羽。第二天,他被老师叫进了办公室。
  回到教室的时候,他满目通红地操起一本书朝坐在前排的莫小羽砸了过去,狠狠地咒骂道:“婊子,你装什么X!”
  声音很大,整个教室都静了。
  莫小羽没有躲让,硬硬的书脊砸在了她的眉骨处,很快便有血涌了出来,滴在摊开的书上,刺目的红。
  就像3年前的早晨,莫小米仿佛又看见了那滴受了诅咒的血。
  从此以后,她的朋友更少了。不过,她也不在乎。
  直到一天,那个叫施雪的女生转来了他们班,又恰巧被老师安排与莫小羽成了同桌。
  她起先也不愿意过多地搭理施雪,讲的最多的就是些礼貌用语而已。但是渐渐地,莫小羽被这个长相甜美的女生给带动了,变得熟络起来。
  一天放学后,施雪突然很为难地对她开了口:“小羽,我爸妈今晚不在家,你来我家陪我一起住一晚吧。”
  她知道她一家都是新由外地迁入,本地并没有亲友,所以只得答应了。
  在外面吃了晚饭,她们一起去了施雪的家,趴在桌子上很快写完了作业。时间尚早,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起了电视剧。
  一个女人结婚七年被丈夫抛弃了,因为那个男人有了年轻漂亮的外遇。
  看着女主角声嘶力竭的控诉,莫小羽很自然的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嘘声。
  一直沉默不语的施雪也开了口:“有什么意思呢,她这样糟蹋自己。”
  莫小羽点头附和。
  施雪突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男人与女人的结合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却偏偏总是被冠上爱情的名义。结婚、生子,再互相厌倦却又拼命容忍。”
  莫小羽看着她洁白无暇的侧脸,说不出话来。
  
  那晚,她们一起睡在一张小床上,挨得很近,甚至可以感受得到对方呼吸的温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小羽并不排斥。
  黑暗之中,她听见施雪轻声说:“小羽,他们都说你很难相处。”
  “是吧。”她无声地笑了。
  女孩也笑了:“他们还说你不喜欢男生,只喜欢女生,是吗?”
  莫小羽浑身一颤,紧接着说出口的话让她自己也愣住了:“不知道,你要不要试试看?”
  等她反应过来并为此深深懊悔的时候,却听见了黑暗里女孩清晰的回答。
  她说“好啊”,便反身抱住了自己的身子。
  多年之后,莫小羽只记得那晚夜很凉,像水一样凉。女孩冰凉的手慢慢地探进了自己胸前的衣襟,又覆上了自己还没有完全发育却已经略显饱满的乳房。女孩慢慢地抚摸着,也慢慢点燃了她的身体……
  最后,她在一阵羞耻的战栗中哭了。她说:“施雪,我不能够。”
  女孩抱住她,柔声说:“小羽,没关系。其实我们都是正常的。”
  那一夜,她们都没有睡着,只是不停地说话。莫小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口气说那么多话,好像那一辈子要说的话都在一晚上说完了。当然,也包括13岁夏天自己的遭遇。
  而施雪也告诉她,自己的父母早就各自有了情人,他们还以为女儿并不知情,但是她8岁的时候就发现了。
  天快要亮的时候,施雪问她:“小羽,你看过《十日谈》吗?”
  然后,莫小羽从她听到了那本书里的一个小故事。
  一个姑娘十分虔诚地信仰基督,为此丢掉了父母和家庭,想一心侍奉天主。她穿越沙漠,过着清苦的生活。在沙漠里,她遇到一个年长的教士,于是皈依到他的教堂。他称她为我的女儿。有一天,这个教士看着姑娘丰腴的身体,神情分万痛苦。姑娘问:“我的父,你怎么啦?”教士说:“我的女儿,我身上有个魔鬼,时时折磨我,让我远离基督。你不是想一心想侍奉天主吗?你身上有个地狱,如果你能帮我把魔鬼制服并关进去,我就会安宁下来。”姑娘第一次极其痛苦,伤痛着说:“看来这魔鬼确实厉害,让我疼痛。不过,这既然是侍奉基督的差事,我决不推却。”于是,她每天都要把魔鬼关进去很多次。后来,她开始积极要求履行这侍奉天主的差事,姑娘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世人都不肯去侍奉基督?对我来说,再也没有比把魔鬼关进地狱这件事更让我快乐的啦。”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