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我的幸福缘于你
返回首页

我的幸福缘于你

2010-08-23 10:35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爱走了,留在记忆里的柔情蜜意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散落了一地无法捡拾。等爱的最后一片色彩脱落尽,早已斑斑驳驳的心情,冷的像冰河里的顽石,没有一丝温度。
  刚从一场鸡肋爱情的战斗中逃离出来,我蜗居在简陋的宿舍养伤,软塌塌的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经常倚在床头,抱着双膝,透过晶莹的玻璃窗,望着游走的云发呆。
  
  “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不对,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陈百强沙哑低回的声音,响过,又响起,经久不息。这手机铃声曾经是我的最爱,现在不合时宜持续地响,传入我耳膜的却是张牙舞爪的嘲弄。
  “喂。”我恶声恶气地接通了手机。
  “傻丫头,我回来了。”叫我傻丫头的,只有穆晓。穆晓是这个城市,唯一一个能给我温暖的朋友。用他的话说,一个独自飘零异乡的女孩子需要温暖,而他愿意做送温暖的志愿者。
  12路车站,穆晓站在灯箱前,风扬起他额前的发,看到我的刹那,眼眸中有种叫怜惜的光闪过,转瞬即逝。憨厚的笑就从嘴角漾起,弥漫在他英俊的脸上。
  月上柳梢头,冰清皎洁的月光洒落。我和穆晓站立在河边的大理石护栏前。河对岸,公园正在放烟花,璀璨娇艳,划过夜空,大朵大朵地绽放。
  “烟花,瞬间的惊艳,凄凉的美。”烟花在我的眼底闪烁着迷离,它让我想起了爱情。
  穆晓转到我的左边,高大的身躯替我挡住河道里吹过的夜风。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红丝巾,温柔细腻地围在我的颈间,在我胸前挽着漂亮的结。那是穆晓出差去外地给我买的礼物,他从来知道我要什么。只是被爱情华丽的外衣迷住眼眸的我,心的空间被另外一个他占满,一直在自动忽略穆晓。温度如丝丝缕缕妖娆的烟雾,在我体内的那颗顽石慢慢升腾起来,多日的委屈找到了宣泄的理由,我找到了穆晓的肩头嚎啕大哭。
  河边,不时有人走过。
  穆晓手足无措,僵直的胳膊不自然的展开,些许的犹豫过后,双手扣住轻轻的环住我的腰。
  “傻丫头,不哭了。”穆晓等我由嚎啕大哭变成了啜泣,拍着我的后背,轻声安慰着我。穆晓轻轻地推开我,拉着我的双手,定定的看着我,一脸的郑重。殷红的丝巾衬出我脸上的憔悴,我苍白的脸托出丝巾的殷红,这殷红和苍白的辉映,在他眼中变成了痛惜。
  “你是我抱过的第一个女孩子,你眼底流淌出来的目光,柔弱中带伤,让我疼惜,我要用我的一生来呵护你,把你装在贴身的左口袋,因为那里离心近,你会真切地听到我思念的心跳。”说完这些话,穆晓拥我入怀。
  我如树上的那枚风落之果,砸在路过树下的他头上,被穆晓如获至宝似地捧回家,成了他的初恋。
  
  恋爱的日子,阳光普照,我幸福的像只快乐的鸟儿。
  “穆晓,你会给我什么样的婚礼?”
  穆晓笑而不答,神秘地从裤兜中掏出方方正正的小盒子递过来。红丝绒的衬里,中间是一抹银色的光。哇,是戒指,我夸张的大呼小叫。
  “我今天经过一家影楼,拍婚纱照送银戒指。我不想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就交了定金。”一丝狡黠的笑闪过穆晓的眉间。
  “什么啊?这也叫求婚?”我眼里汪着笑意,却假装嘟起了嘴。
  “来,我给你洗头,然后,我请你吃‘一鱼两吃’。”穆晓王顾左右言其他。
  水管下,穆晓给我洗头,一双大手笨拙地摩挲着我的长发,指尖穿梭在我的发际。我心里一股暖流涌动,故意让泡沫挤进眼眸。
  “对不起,快用净水冲洗,我下次小心。”喜欢看穆晓手忙脚乱的样子,我流着泪嬉笑着。
  “渔家”,是一家装修有情调的餐厅,是我和穆晓常去的地方,招牌菜是我最爱吃的‘一鱼两吃’。穆晓举筷,一边提醒我别被鱼刺扎着,一边看我夸张的砸吧着嘴咀嚼幸福的滋味。
  “穆晓,看你表现不错,我决定不浪费你的银戒指,给我戴上吧。”我放下筷子,很认真地对穆晓说。
  穆晓几秒钟的错愕,起身去掏裤兜,慌乱中打翻了青花瓷茶碗,那碗做着自由落体运动,跌落在光洁的水磨石地面,发出清脆的迸裂声。就餐尚早,餐厅里并没有其他的客人,这意外的插曲惊动了餐厅的工作人员,大家聚拢过来。
  穆晓扬着戒指盒,取出那一抹银环,套在我的指间。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绯红了脸,起身跑出了餐厅,身后传来老板的笑声:快去追你害羞的新娘子……
  第二天,穆晓搂着我,走出了新娇娘影楼的玻璃门。我从化妆间出来时,他惊愕了。一袭洁白的低胸无袖的长裙,包裹着我婀娜玲珑的腰身,裸露的肌肤雪白如凝脂,精雕细琢的脸雍容华贵,眼波流转更似千娇百媚。妆后的我宛若降落凡尘的仙子,娇羞含笑,翩然来到了穆晓面前,穆晓挽着我的手走进摄影间。
  穆晓带我去看他的父母,摩托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我抱一捧火红的玫瑰,坐在穆晓摩托车的后座。清新柔软的风,携着泥土的气息和青草的芳香,扑面而来。那道火红的亮眼,相伴着簇拥着的野花,是绿毯上盛开的璀璨,芳香了一路上女孩子的心田。
  
  那年的冬天,我和穆晓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成了他的妻。因为我不喜欢单位筒子楼里集体宿舍般的嘈杂,穆晓选择大杂院里的民房做了爱的小巢的根据地。
  穆晓和我如同双飞的金丝燕,和着血和唾液,不辞劳苦地努力打拼,精心构筑自己的小家。家电家具一件件抬进新房,摆在房间的角角落落。
  “这里要空着,这里要空着,我要用空着的空间来摆放我们的爱,空间小了,爱就摆不下了。”穆晓一脸融化的柔情,任由我布置房间的布局和摆设。
  当婚姻褪去热烈的外衣,岁月洗去感情的浮华,爱情积淀着,如金子发射炫目的光芒。由纸婚、棉婚……一路走来,婚姻的质地变硬,婚姻的内容变淡。朝夕相处的我和穆晓,性格越来越像对方靠拢,举止行事也更像对方。很多时候,我和穆晓勿需太多交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牢骚,便知其意。
  “穆晓,我觉得你不像以前爱我了。”我骨子里的浪漫情结,瞅准时机露着头拔着节。
  “都老夫老妻了,还爱不爱的,也不嫌肉麻。”穆晓撇着嘴笑我。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