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那一湖水的容颜
返回首页

那一湖水的容颜

2010-08-23 10:34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在这水乡小镇上,的确有那么一位似水一般的女子。她便是苏家大院的二小姐——苏水凝。
  苏水凝爱水,名字里有“水”字,她的性情也温和的像水,深受人们喜爱。最为人惊叹的是,她长了一副如水一般晶莹纯净的容颜,她有水的灵气,简直让人以为她就是水仙的化身。
  苏家是这镇上有钱的大户人家,身为一家之主的苏老爷子苏富膝下有两女一子。大女儿苏水晶和小儿子苏湛是一母同胞,为正房太太所生。而二女儿苏水凝出身妾室,且娘亲在她七岁时就患病死去。
  苏老爷子忙于打理家业,平时对子女顾及不上,但心里还是偏爱二女儿的。幸而苏夫人是信佛心善之人,对水凝一直视如己出,打小把水凝交给她带,苏老爷子很是放心。
  对于水凝,苏家上上下下都很喜欢。爹和大娘疼爱她,下人管家敬重她,有个弟弟虽然不是一母所出,但对她也恭敬。唯有大她一岁的姐姐苏水晶一直视她为眼中钉。
  苏水晶生性善妒,她从小认为苏水凝不过是一个贱妾所生,出身卑微,凭什么可以得到苏家上上下下的偏袒和维护,而自己身为苏家长女又出身正室,却得不到她那样的待遇。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抢走所有属于她的东西!
  镇外有一方湖,湖水清亮干净,就如苏水凝的容颜一般。苏水凝闲来无事时都会来这湖畔静坐片刻,有时带上心爱的琵琶伴着湖水独奏一曲,别有一番滋味。苏水凝对这湖是格外有感情的,很小的时候,娘亲就经常带着琵琶牵着水凝来这湖边赏景奏曲,这琵琶就是娘亲送给她的,水凝认为娘亲的琵琶奏是这世间最美妙的乐声。只是后来,娘亲去世了,再来这湖边时身旁人换作了贴身丫鬟云溪。
  “小姐,陈公子明天要回镇了,你是不是就要出嫁了呢?”云溪话里的陈公子是水凝青梅竹马的玩伴陈天鸣,镇上首富陈有光的独子。早在水凝的娘亲在世时两人就已经有婚约,自小玩到大,虽没有江湖儿女的轰轰烈烈,但两人也已是情比金坚。两年前陈天鸣尊父命到京城处理一笔生意,走前曾亲口许诺待一回镇就筹办喜事迎娶水凝。
  苏水凝停了琵琶声。“两年了,不知道是不是物是人非了呢。”说完这句话,水凝重新奏起琵琶,如今她的琴艺已丝毫不逊母亲当年。
  翌日黄昏,陈天鸣已踏进了久别的陈府。陈有光见儿子愈发成熟,心里十分欢喜,这下陈家的家业可以放心地交给他了。一家人刚要吃团圆饭,下人进来通报有人找陈公子。
  见来人是一少女,正纳闷。少女行了行礼道:“陈公子,我家小姐苏水凝要我来送一样东西,交代一定要亲手交到公子手上。”说着从袖中摸出一方丝帕,帕上手绣的“鸣”字十分娟秀。“小姐说,时别两年,不知公子的心是否还像昔日那样在乎她,若公子有心,请明日天亮前带着丝帕到城外湖边相会。”
  不等陈天鸣答复,少女匆忙行礼告退。
  “爹,我去京城之前曾承诺过水凝,回来后就立刻迎娶她过门,您知道的。我对不起她,让她等了这么久。”陈天鸣直直地看着父亲说。
  陈有光叹了口气,“是啊,我也很喜欢水凝这孩子。是我耽误了你俩的亲事啊,不光是你,咱老陈家都对不起她。她不是约你明日一早相见吗?到时候你告诉她,咱马上挑好良辰吉日,我亲自上门送彩礼,一定让她风风光光地嫁进来。”“哦,谢谢爹!”
  苏家大小姐的闺房里,刚给陈天鸣送信儿的少女站在苏水晶床边。苏水晶斜靠在床上,“都按我说的办了?没给我留下什么尾巴吧?”“小姐尽管放心,陈天鸣深信不疑,连他老爹都没怀疑。”少女恭敬的说。
  “哈哈哈哈……小贱人!从小到大你得到的够多了,也该让你尝尝失去的滋味了!你还想成亲?哼,做你的白日梦吧!”苏水晶精致的脸瞬间变得狰狞。
  这日天还没放亮,陈天鸣就着装整齐,带上昨晚少女送来的丝帕,连轿子都没乘,自己踱步往镇外湖方向走去。
  走到湖边,天开始隐隐有些亮光了,见苏水凝还没来,陈天鸣盘腿坐在湖沿上等。忽然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群蒙面人,朝着陈天鸣就打过来。陈天鸣虽然有些功夫,但无奈双拳难敌四手,单枪匹马终究还是败在这群打手脚下,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血腥的场面平静下来以后,从湖边的小林里走出给陈天鸣送信儿的那个少女。“不错,把他抬到大小姐吩咐的地方去。”从陈天鸣身上搜出丝帕,少女转身急急忙忙向陈府跑去。
  “开门,开门开门!陈公子出事啦!开门哪!”少女疯狂拍打着陈府的大门。
  门开了,陈府管家睡眼惺忪地骂道:“撞见鬼了?一大清早谁这么吃饱了撑的?”“快告诉陈老爷,你家公子出事了!”
  陈有光已经闻声出来,“大呼小叫,发生什么事了?”
  少女扑通一声跪在陈有光跟前。“对不起,陈老爷!陈公子出事了!我今儿一早到湖边想告知陈公子,水凝小姐身体不适,不能前去了。谁知道我刚过去就看到公子在跟一群蒙面人打斗,他们人多势众,公子哪是他们的对手,我一个弱女子又帮不上忙……”话还没说完,陈有光立即带人匆匆赶向湖边。少女也急忙起身跟上去。
  到了湖边一看,地上满是鲜血,哪还有什么陈公子和蒙面人。陈有光急火攻心,扯着少女的衣领吼道:“我儿子呢?我的儿子呢?告诉我这是什么鬼事情!说!”
  少女惊恐地看着陈有光,话里带着哭声,“我不知道,我只是替小姐传话,我什么都不知道!对了,陈老爷,你千万别怪我家二小姐,她只是想见见陈公子而已啊!”说着拿出一块丝帕擦眼泪。陈有光一见是昨晚苏水凝叫人送给天鸣的丝帕,怒火直烧,转身往苏家去了。
  天已大亮,苏家人早早起身了。苏水凝叫上云溪,抱着琵琶又准备出门。苏夫人未许,“凝儿,去赏湖,去奏曲,也得吃了饭才行啊!不许出去,来,过来吃完饭,娘陪你去。”话音刚落,陈有光不顾苏府管家的阻拦愤怒地冲进来。
  “啪!”老手一巴掌响亮地挥在苏水凝脸上。
  苏夫人顿时大怒。“陈老爷,我苏家的女儿轮不到你来教训!况且水凝几时招你惹你了?你凭什么打她!”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