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漂泊
返回首页

漂泊

2010-08-23 10:18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感情的虚假繁荣如此诱惑,刻意蒙蔽,借此过度生命的荒芜清凉。
  ——题记
  ——张清儿
  我始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抽烟,这种深刻的抚慰,没有人可以了解,有人说过,吸烟是吸烟者给自己放映的一部有关美好幻想小电影,而对我来说这场电影里始终都是往事。
  我听说每个人终其一生所爱的其实都是一类人,从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然而命运安排我认识了许生和吴斌,他们又确实是一类人。我爱的这类人,说得好听叫潇洒,说的不好听叫浪子。一生漂泊。
  一个人坐在华茫的角落里,还是喜欢这间酒吧,年华耗尽,遍地苍茫是这儿名字的意义,这是许生第一次带我来的地方,来的第一次我就喜欢上了,不光喜欢名字,还喜欢这的感觉,苍凉的忧伤美。如今再坐在这儿,心境截然不同,酒杯里是暧昧的红酒,心里恍惚的空虚着,翻开通讯录,密密麻麻的号码,最终也不知道可以打给谁的人,如此清冷的心情,让我想起了和许生的分手的心情,我永远都会记得那种心情,悲伤的,绝望的,压抑的,依然眷恋的心情。那时的我,实在不谙世事,不懂得已经在无法控制局面的时候,唯一能做的事是优雅的退场,反而在最后时刻,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拿起烟,看了看,没有了。我举起手,朝服务生招手,“来一盒BlackStone。”“对不起,我们这没有,不过我们有七星,可以吗?”“恩,可以。”七星?许生看来今夜,势必让我想起你,想起以前的种种,想起过去的我了。
  我记得那时的我皮肤还没有被泪水洗礼过,我的手指还没有被烟草熏染过,一切伤害还没有登台,那是两年前的我。
  许生,在尚不懂得爱是何物的年纪,因为错误的遇见了你,几乎摧毁了我这一生对爱的向往。
  我当然明白,世上所有的事最怕就是心甘情愿。而我就是这样的无能为力,那真是一段糊涂的日子,我那么那么喜欢你,没有道理,没有章法,也没有指望。我只是害怕你不开心,我只是怕你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觉得孤单。许生那天你在巷口救了我,像所有恶俗的连续剧,你变成了我心中痞子英雄,我就在一瞬间,失去自我的爱上了你,尽管后来我知道,你只是流浪在这个城市底层的混混,我也还是沉沦了。
  我坐在你的摩托车后座上,陪你去过赌场,去过昏暗的花街柳巷,去过那个年纪的张清儿从不曾见到的地方。许生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在过节的晚上,我从家里偷偷的跑出来给你带饺子吃,我们坐在楼梯口上,接吻,嘴巴里还是饺子的我们,觉得幸福的乱七八糟。我们一起纹身,纹一对翅膀在胸口,许诺无论飘向哪里,都要一起。许生,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这句话当时我们都认真了。
  当我从家里的娇小姐,变为你许生的女人时,我牺牲了父母的疼爱,牺牲了美好的前途,和你许生流浪在都市的底层,还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是我的天长地久,结果呢!你也只给了我一年的零3个月的深爱,之后我张清儿就不是你的唯一了,许生你的一辈子,真他妈的短暂啊!你说七星是你飘零的标志,欺心啊!只是当初我真的不懂,你也没想过让我懂吧。
  今夜一包七星让我想起了你,想起了过去的我,在你离开之后,许生你知道吗?我就再也无法回去做我的小女孩了。爱情,记忆,伤痛,依赖,无奈和自尊。我是如此不堪的深爱着。不顾一切代价。再你离开之后,我一无所有了。再你拉着别的女人,出入宾馆的时候,我在那一刻,心脏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轰炸的翻天覆地,我按着胸口,那个刺青位置,忍不住泪雨如下,许生,你知道我多绝望吗?
  夜深了,一个人在酒吧里想了很久的许生,看着窗外苍茫的夜色,这天,怎么越来越凉了,这座城市,怎么越来越陌生了?
  对许生来说,它是希望之城,但对我来说,它是绝望之城。
  我得到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许生,我们遇见的几率是几十亿分之一,纵然这么渺茫,我们还是遇见对方了。我想起我曾经赴汤蹈火的勇气,因为爱着你。在知晓你那些绯色传说之后,心甘情愿的接受了你馈赠给我所有的美好,温暖,以及不堪。你是贩夫走卒,我爱你,你是花心浪子,我也爱你。我到底是太懂得爱,还是太不懂得爱了。
  许生,如你所言,我将最好的爱送到你面前,我已经尽我所能不遗余力的爱护你,我给你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
  你庆幸,你被我爱过。可是我爱你爱的从不快乐。
  那时的我,真的傻得可以,真的认为一个人的心,可以反复的包容,可以反复的承受累累伤痕。但是,我忘记了,人是会累的。当我们的爱情累了,就会停止了爱的旅途。许生,不是我不爱了,不是我忘记了,只是,我的爱,累了,倦了,疲惫了。
  “小姐,我们打烊了。”我愣了一下,看了看时间,3点了。是啊,打烊了。该结束了不是吗?我拿起烟,放下钱,在街边停停走走,电话响起“清儿,在哪呢!我来接你。”“恩,在呼市街。”吴斌,我现在的男人,和许生一样的男人,一生漂泊,可是许生他和你不同,他是官兵,你是强盗,他还是比你强那么一点点,对吗。
  远处吴斌急匆匆的跑来,歉意的脸,抱着我,喘息的说着:“对不起,清儿,我不知道加班会到这么晚,你等的着急吗?”我温和的笑了笑说:“不急不急。”他看了看那边的华茫,抱了抱我,什么也没说,我和他离开了那里,离开那的一切,急匆匆的向我们租的小屋走去,那是属于,只属于我们的地方,那里有幸福。我嘴角微笑着,抱紧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跑回去。
  ——吴斌
  清儿已经睡了,我一个人在电脑前,单曲循环的听着歌,无法入睡,我看到今天的呼市街的清儿,想起了当初遇见她的时候,一个女孩,叼着烟,坐在华茫的角落里,一边哭一边喝酒。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注意这个女孩了。从华茫的角落,到警局里许生的供词里的证人,我知道了她整个故事,明明是教授,好人家的女孩,非要和一个小混混私奔,在堕胎后的两天捉奸许生和别的女人开房,精神崩溃,开始打工闯荡,读书写文章,逐渐感觉越来越浓郁的书生气,只是眉宇间再也没有了纯真,再也没有回家了。后来我问清儿,为什么不回去,她说她没脸告诉父母,她爱的人,是个垃圾。她说的云谈风清,可是我知道,她心里很疼。
  今天她那么沉默,那哭红的眼睛,让我有想杀了她的冲动,我知道她想那个混蛋了,可是我不能骂她,她的过去,我无权参与,她的未来,我会奉陪到底。她最初的爱在一场庸常的性爱里结束掉了,甚至被一叠金钱掩盖了曾经的美好。而她爱的那个男人挣扎在社会底层,对她的一切不曾珍惜,她将自己交给这样一个男人去摧毁,那个混蛋却没有珍惜。我什么都不能给她,除了我的爱。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