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年少不言爱 -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年少不言爱 -经典故事

2018-04-30 16:01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编辑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一)
 
又是一个周末了。收拾好要带回家的书本及衣物,我提着书包向校门外走去。
没有例外地,东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了。见我出来,他咧嘴一笑,对我扬扬手说:“懒虫!快点啦,变天啦,不快点小心呆会儿淋雨呢。”
我抬头看看天空:的确比之前阴沉了几许。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这话说得可真没错。怕天真的会下雨,我赶紧几步向他跑过去,嘴里却依然不满地说:“催什么催啊?淋雨就淋雨呗!”
东有些气恼地从我手上把我的书包拖了过去:“哼!要不是看在你老哥份上,我才不理你呢!”
“死冬瓜!谁要你理我了?!”我追上两步作势要打,东机灵地闪开了:“别打别打!小心别的同学看见说你‘河东狮吼’……”一边说着一边笑着跑出好远,留下我有些慌乱地向身后望了望,确定无人便又开始叫了起来:
 
“死冬瓜!你跑那么快干嘛?站住啦,把书包给我放下来……”
“咪咪,有本事你自己跑过来拿啊?”东很“嚣张”地在前面说着,头也不回地继续走他的路。
“不许叫我咪咪!!”我生气地大叫,却只换得他回头一副“你奈我何”的鬼脸。
我不服气地向他跑了过去,见我跑了起来,他立马又拉开了跟我的距离。不擅长跑的我,才跑了几分钟便觉得疲惫不堪似的,而东,却依然快得象只兔子似的让我只能看见一个背影了。知道追不上他,便不再跑,停下来望着他的背影,在心里将他从“死冬瓜”到“烂冬瓜”地骂了个透……

我叫杨羽,是一个比较乖巧文静的女孩。是以,当我能用甜甜的嗓音娇娇地讨好着大人们的时候,那种“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便从此将我围绕。因此,我那大我六岁的哥哥杨枫总是用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在看着我的同时又无可奈何地承认着他的“失宠”。用他的话说是“自从老爸老妈有你了,我便成了捡来的孩子了!”而我,总是很自得地向他炫耀着我“众人之上”的地位和权利。好在,我不是一个很骄傲的女孩子,懂得进退,知道好歹,所以很多时候他便也睁只眼闭只眼地由着我炫耀和得意,而且还在不知不觉中给我更多的疼爱。
东是我的同学,虽然与我同班,但他却大我两岁。他的家就在我家的山背后,说起来并不远,但真正走起来却差不多要十来分钟的时间。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他就成了我的同班同学,而更巧的是,他家与我的好朋友莉莉的家正好毗邻而居,而他的大哥跟我哥也正好是同学。但是奇怪的是,我对他的记忆却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的,对于二年级里的他,始终没有任何印象。对于这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却只能无可奈何地说:“我总是坐在不被老师和同学注意的角落里,你的眼里自然没有我了。”说这话时,我才注意到东似乎一直都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原因或许是由于他的身高,或许是由于他的成绩。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打从进学校的第一天起,我便总是占据着班上的“重要领导”职位。从幼稚园里的孩子王到小学里的班长、学习委员、文娱委员……那些在别的同学看来很威风的头衔我都曾有过。而我,也从来不曾让看好我的老师和家长失望过。小学里每年的期末考试,我总能轻而易举地进入全班的前“三甲”,年年的“三好学生”乃至于“优秀干部”评选,我也总是榜上有名。于是乎,鲜花和掌声总是不期而至,赞美与宠爱也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但是,我很乖,并没有因此而骄傲。
拥有优异的学习成绩并不是我唯一能被宠爱的原因,还有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我有一副唱歌的嗓子;有孔雀般灵动的舞蹈天分;以及对绘画天生的一种敏感捕捉力。对于一个女孩子,尤其是生长在农村的女孩子来说,能同时拥有这些已经是一种奇迹,旁人总是会用一种羡慕的语气来恭维我的父母亲,一并也吹捧着我。
而我,依然只是单纯地快乐着。那些世俗的人们在讨论什么,是否与我有关,并不重要。

虽然一直以来,我在班上都有绝对至高的权力,但是我的性格却决定了我不是一个能够主动去亲近别人的人。是以,一直以来,与班上其他同学的关系,都是淡淡地。就算有比较知心的好朋友,也是性子如我一般文静乖巧的女孩。因此真正与东熟识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小学三年级下学期的事了。此时的我,依然是班上的班长兼文娱委员,成绩稳坐班上的第一把交椅,而东,依然坐在班上最末一排的座位上,有时甚至是靠教室后门的那个角落里。
说来好笑,东闯入我的记忆却是因为他在回自己座位时不小心打翻了我的同桌兼好朋友莉莉的文具盒,当时的他可能因为上课老师马上就进教室了,所以顾不得捡就急冲回了自己的座位。
莉莉是个跟我一样聪明好学而乖巧的女孩,她有一张漂亮的瓜子脸,黑亮明澈的大眼睛,娇嫩如玉的肌肤,是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自幼稚园起莉莉就是我的同班同学加好朋友,因此看到东将莉莉文具盒里的东西打翻在地却不及时帮着捡拾起来,我心里就特别地生气。看了看已经走到门边的老师,我无奈却又“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东一眼,便赶忙弯腰帮着莉莉捡掉在地上的笔,匆忙中收拾好,老师已经正襟威严地站在了讲台上。心中余怒难消,以至于那节课究竟讲了些什么我竟不大记得了,只记得中途的时候,趁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悄声对莉莉说: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