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卸了妆的女人 -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卸了妆的女人 -经典故事

2018-04-28 16:01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编辑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我的梦想就是背着一个橘黄色的背包,里面放上一年四季喜欢穿的衣服、洗刷用品和书籍做遥远的没有目的的旅行。我会严格控制它们的数量,使它们被我背在身上的时候不显得沉,同时也减少它们过安检时被过分的注意。虽然我身心健康,绝不会做危害人民危害社会的事情,但是从内心讲我是一个不愿引起别人注意的人。我普通的相貌给了我在人群中遁形的机会,自然我不希望行囊成为意外情况。或许橘黄色有点过于鲜艳,灰色或者黑色应该更适合我不被重视的想法,可是我就喜欢橘黄色。所以我只能努力缩小它的体积和质量。
我的旅行带有一点流浪的性质。我没有充足的钱供我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只能到一个地方挣点钱然后在去下一个地方。到某个城市然后离开的过程通常需要两个月,当然也有短的,也有长的。停留时间最短的是在古城开封,透过列车的钢化玻璃窗看到开封的天空一片灰暗,我自然联想到了脏乱,这是我最讨厌的。我想不明白这个古城的天空竟老化到这个程度,简直好象从宋朝到现在就没有认真洗过脸。我失望的把脑袋靠在窗上,跟随着列车缓缓的驶出了开封;停留时间最长的在郑州,也就是开封的下一站。
郑州并不在我旅行的计划之中。我对开封失望之后就打算一直坐到K360列车到终点站—银川。那是一个对我来说陌生却又充满向往的城市,也是在我对一个城市失望后唯一能汲慰我的城市。列车到郑州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女孩突然用手拍拍我,我不知所以的望着她,她微笑着用手指着行李架,我一瞬间就明白她的意思了。我也对她笑笑,站起来将她那个沉重的手提箱从行李架上小心翼翼的搬了下来,然后把拉手从内嵌的地方拉出来。她一只手在系围在脖子上有点松动的浅蓝色围巾,一只手抓住了手提箱的拉手,说:“谢谢你了”。我抬起头看着她,她有着清澈的眼睛,眼睛透彻的让人简直失去了信仰,仿佛一下吞掉了郑州的冬天。我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是礼貌的对她说不客气,然后继续回坐到自己的座位看着她缓慢的拉着手提箱离开16号车厢。
郑州是一个大站,列车破天慌的在这儿停靠十一分钟。送走那个女孩后我身边的位子就空了,环视了车厢一周,发现列车上的人已经去了大半,车厢的地上堆着一层的饮料瓶和食物的外包装皮,这时候一个列车员走到我旁边,看着地上的景象,不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刻意要对我们宣传一个道理,他叹了一口气,“河南人呐……”。
他的话引起车厢内一些人的嘈动,我想这车厢里一定还有河南人,心里暗暗觉得好笑。我再次把视线转向了窗外,刚才好笑的心情突然让冰冻,心中硬梆梆的。我看到了刚才那个女孩,在我视线的前方,步履蹒跚的拉着那个手提箱艰难的行进着,天上飞舞的雪花不时的落到她的那条浅蓝色围巾上。就在那一瞬间,一阵春风吹进了我的心田,我又想起了她那双清澈的眼睛。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我打算今年的冬天在这个北方城市度过。
这是一个不十分理智的决定,因为我坚信冲动是魔鬼。不过我还是提着自己轻便的行囊很方便的下了车,我不仅为自己的轻便感到得意。
站在月台上,犀利的寒风就卷来,吹的人脸刺拉拉的疼,我想北方的风过真如北方的男人一样粗悍。我下意识的低着头走路,避免刺骨寒风的正面袭击。我抬起眼角看了看,发现她和我是一样的防卫姿势,我觉得很有意思,紧紧的跟在她后边。
天上飘飞的雪花晶莹莹的,雪在南方是很少能见到的,在我眼中也就显得弥足珍贵。我掏出了口袋中的手机,调整好焦距,将这个北方城市的冬天留下一页痕迹。有几片雪花飘落到了手机的屏幕上,不过很快就化成了水。
很快就走到了地道入口,她首先在阶梯的地方站住了,显然她不相信自己的力量能够驾驭那个手提箱。我走到她面前,和她初和我打招呼一样带着微笑,我说:“我帮你吧?”她对我的出现还是表现出惊奇,我自然的又看到了她那清澈透底的眼睛,天空飞舞的雪花也倒映在她眼幕上。我从她手中拿过了手提箱的拉手,将自己那个橘黄色的背包递给她,她先是一楞,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轻快的接过我的背包,垮在她的肩膀上,跟在我后边,我们一起下阶梯,然后走过郑州火车站长长的地下道,在攀上长长的阶梯,验票,出站。
车站上方的时钟指向十一点,列车没有晚点顺利到站。
她对我充满着疑问,带着不解看着我,我当然明白她的想法:一个仅仅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如此热心的帮助一个女孩,这是一个暧昧的举动。我不想让她把我归入那一类型,我承认她的眼睛确实对我构成了十足的吸引力,脸蛋也有着观赏性,但我经历了太多令人心醉的聚合。或许就在南方一个小站,列车启动的那一刹那看到月台上一个忧郁的女孩眼神,那种感觉常常揪的心痛,更多的时间是我和许多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演着一处无声黑白戏剧。我想这其实就是我热爱旅行的原因,人生就是有一片片的胶片聚合而成的,我只是自告奋勇的在其中扮演男主角。
为了避免她对我不切合实际的设想,我伸出手向她要回了自己的背包,说,其实没什么别的意思,看见你一个人,这箱子又这么沉,顺便帮你个忙”。我想我该走了,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