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有多少爱情还在互为“鸡肋”? -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有多少爱情还在互为“鸡肋”? -经典故事

2017-07-21 16:0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编辑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从见面第一天算起,苏彩和她的男友子初认识有十年多了。子初,一个不折不扣的都市小男人,皮肤白净,身材不高,个性温和,言语不多,仔细看,五官还有些些黎明的味道暗藏其中。不过在苏彩眼里,子初身上这抹当初令她着迷的黎明气质已经视若罔闻了。十年,足以令所有外人眼里的美丽褪变成平庸。

子初在一家全球连锁超市做楼面主管,那是一家中法合资的外企,因为子初的英文不好,四年的楼面主管做下来依然只是个主管,纵然子初是个对工作谨慎尽职的人,那又怎样?老外经理一年都没空看到你几回,看到你的时候,你灰头土脸屁也没有一句,谁来升你?这些话是苏彩在子初上班第一周就说明白了的话,对子初就没有一丁点触动。女人心,有几个不盼望自己的情郎能出人头地的?“悔教夫婿觅封侯”说的那是下辈子的事了,眼前要嫁的男人还是要地位,薪水高点,再高点的。。。

话说多了属于无趣,苏彩自己从一个初级文员一路跳到副经理,中等姿色不是主要的,靠的是那股子泼辣劲和伶俐劲。原本子初是一直叫苏彩老婆的,认识的年头越长,叫老婆的次数越少,能回避就回避了。每次吵完架,惧怕她胜过爱她的子初才会如同弥补似的甜言蜜语地喊老婆,我错了。苏彩是个心思聪明的女人,她能不清楚子初对自己爱情的底牌吗?换句话说,她自己个儿的心思不也跟明镜似的吗?这个男人已经越来越像鸡肋了,扔了他,怕自己也许再找个不济他的;不扔吧,对于子初不求上进,不冷不热的个性也真的从心底厌烦了。

眼前的现状,明明分手就是对大家最好的解脱,只是苏彩隐隐还是有一些些的不甘,十年中间的事情大多不太记得了,住着的房子是两个人一起合供着的,苏彩家是外地的,一年回去见一次父母,子初倒也是无怨言的。两个人相处的记忆——剩下初见时的情景是越来越清晰的。每次冷战过后,苏彩一想起第一眼见子初线条明净的脸庞时,霎时心思就温柔起来了。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女人最青春的十年,抵过小半辈子了。

波澜不惊的日子也许就是一种幸福,这是苏彩在看到子初搂着他们超市穿着营业员工装的女孩子的肩膀出去吃饭时,才感觉到的。午后明媚的阳光有点太刺眼了,苏彩才想起子初说最近他妈病了,晚上回家住方便照顾。倒不是那种很肉麻的搂搂抱抱,只是那种隔着一条街也能看到的恋人间才有的亲昵。那样明媚的娇笑,苏彩竟然有种错觉那个年轻女孩好像就是以前的自己。

房子在苏彩的坚持下还是卖了,添置的家具也折价半卖半送给买新房的男女了,苏彩说就当送给过去的记忆作留念吧。坐在第一次约会时的西餐厅里,子初看着平静得有点异常的苏彩还是露出往常一样的胆怯,想解释被苏彩摆摆手制止了,苏彩和缓地对子初说:以前自己傻乎乎什么也不想,一门心思想的是两个人将来结婚的结果。现在好了,你帮我做了决定,不用我再想。。。

张爱玲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苏彩同子初的缘分不是太短,而是太长了。女人常常以为自己是精明的,但说到底还是母性动物,不太会轻易牵手,亦不喜欢主动放手,华年总是在等待中将她们远远地抛弃了。



点滴文学-你的生活收藏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