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七夕无雨 -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七夕无雨 -经典故事

2015-01-17 16:0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编辑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1

  楚蔓住的是祖上留下来的老屋,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屋到底有多久的历史了,就连母亲也说不清楚,她说嫁给父亲的时候就这样,雕花的床,斑驳的瓦,碗粗的柱子,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但依稀还能看见当年的大红。不知从哪辈起,这老屋便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地沦落,到了楚蔓的父辈,虽不能说残垣断壁,也不过是遮风挡雨的一个窝罢了。

  这样的老屋,在楚蔓所在的那个江南小镇已经不多了,那曾经厚重的历史已经被一栋栋商品房所代替,只有楚蔓,执着坚守着她的老屋。有人说楚蔓不开化、不时尚,不懂得享受现代生活。楚蔓只是微微一笑,现在不流行怀旧吗?

  对于楚蔓来说,有老屋,就够了,虽然生活清苦,但一直有爱。

  楚蔓对老屋是有感情的,从呱呱坠地开始,她就透过窗,看着屋外那片空地上豆角的藤蔓“嗖嗖”往上爬,然后开出朵朵白色或淡紫色的小花。楚蔓是喜欢豆角花的,清雅而淡然,不与世俗争宠。

  其实这话,还有一个人说过,楚蔓的哥哥,林夕。

  2

  林夕不是楚蔓的亲哥哥,他是被楚蔓的父亲捡回来的。

  正逢雨季,绵长的雨铺天盖地,“簌簌”打在茂密的豆角叶上,饱满的豆角似婴儿般大口吮吸着雨水,正如刚出生的楚蔓,撤了欢儿地疯长。

  楚蔓的母亲说,去摘点儿豆角吧,已经没钱买菜了,小蔓的奶水都快没了。父亲便去了。

  屋后那片地里,全是浓密的叶子,遮住了父亲高大的身躯,摘满了一篓,父亲正欲转身回屋,却从藤蔓深处传来两声轻微的婴儿啼哭。父亲奔了去,一席单薄的毯子里裹着一个男婴,眉目清秀,父亲往男婴额头一探,烫,狠心的父母。

  父亲抱婴儿回屋,母亲说,赶快送医院,父亲便借了钱,把那孩子送到了医院。没想到,这院一住就是几个月,父亲花光了所有的借款和积蓄才医好了男婴的病。

  在医好孩子的病后,父亲曾经和母亲商量把孩子送人。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她说,这孩子跟我们有缘,就让他跟我们的小蔓做个伴吧,那毯子上不有个林字吗,可能这孩子姓林,你捡他那天正好是七夕,就给他取名叫林夕吧。

  林夕便这样成了楚蔓的哥哥,楚蔓便亲热地叫了他林夕哥哥。

  楚蔓的父母没有隐瞒林夕的身世,自林夕懂事那天开始,他便知道他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但这并没有在林夕身上留下多少阴影。他在楚蔓父母的爱护下与楚蔓一起在那座老屋里快乐地成长。林夕更是爱护他的妹妹楚蔓,他们一起游戏一起上学一起在老屋的阁楼上故意走出“咚咚”的声响,一起与老屋见证着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

  16年后,林夕已成俊秀少年,而楚蔓也已是花季少女。这是个情愫暗生的季节,懵懂的青春,更何况在一起生活了16年的林夕与楚蔓。

  楚蔓看林夕的眼神已明显有些羞涩,甚至不敢直视,却光彩四溢。林夕也是喜欢楚蔓的,虽然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林夕那时就想,这辈子一定不让楚蔓受半点儿委屈。

  那时候,林夕和楚蔓放学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到他们老屋外的那片菜园里浇水施肥,看着豆角一串串地长起来,林夕说,给你做最喜欢吃的干煸豆角,楚蔓便羞涩地点了头。

  楚蔓还清楚地记得16岁那年的七夕,依然下着雨。林夕说,楚蔓,我们去看豆角花吧。地里,一片片的豆角花素素地开着,林夕说,这花真漂亮,清雅而淡然,就像你一样。

  楚蔓便红了脸。

  3

  雨水“滴滴答答”打在老屋的瓦砾上,顺着瓦沟像断了线的珍珠掉在屋檐下的水沟里,水花泛后,是浅绿的青苔。

  楚蔓醒来,懒懒地躺在床上,突然发现林夕霸道地定格在她的脑海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楚蔓听到他唤她的名字。她摇摇头,抱着棉被发呆。林夕还在,楚蔓欲拥抱林夕,却发现林夕已不在。

  窗外那片菜地里,豆角花正一片一片地开。那是楚蔓亲自种的,以前这都是代父母亲做的事,但自从两年前父母同时因意外去世,楚蔓便亲自种了豆角,看着父母种了二十几年,这对楚蔓来说,不难。

  看着窗外枝繁叶茂的豆角,楚蔓的嘴角微微泛起了幸福的笑,她仿佛看见了林夕狼吞虎咽般吃着于煸豆角的馋样儿,心便柔柔地疼起来。

  从19岁那年起,这已然成为楚蔓的习惯。每年的七夕,楚蔓都要摘了满满一袋豆角,从南方的这个江南小镇坐火车去北京,因为,那儿有林夕。

  林夕是考上大学才去北京的,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回到那座江南小镇,没有回到老屋,没有回到他最爱的楚蔓身边。他对楚蔓说,等我,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其实,考上大学的不只林夕,还有楚蔓,但因为经济原因,楚蔓的父母没有把录取通知书拿给楚蔓,只告诉她落榜了。楚蔓和林夕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但楚蔓并不痛苦,她了解家里的经济状况的,她曾经想过,如果她和林夕同时考上大学,她也会放弃。

  正是在那一年的七夕雨夜,楚蔓得到了林夕的爱。

  藤蔓深处,楚蔓问林夕,你听到牛郎织女说哨悄话了吗?林夕说,听到了,牛郎说,织女,几千年了,我们每年只能相会一次,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因为,明知爱就在河的对岸,却咫尺天涯。楚蔓笑,林夕,你会让你的织女受此煎熬吗?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