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是谁的错
返回首页

是谁的错

2010-08-23 09:16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女儿回来了,我们母女亲热一番。吃完饭了,我们闲聊。
  突然,女儿和我说:“妈,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我说:“怎么了,还这样神秘?”
  女儿说:“你知道吗?源源生了个小娃娃。”
  “那个源源?”我一时懵懂,实在想不起是谁。
  “就是来咱家的那个源源啊,我们是同学。”女儿说。
  “是她?”我的脑子里闪出那个高高个子,非常漂亮可爱的女孩。“瞎说什么,小孩子生什么娃娃,大概不是,你怎么知道?”我有点不愿意相信。
  “真的,妈,我听我们同学说的。”
  “那她爸妈知道吗?”我问。
  “不知道吧,没人和她爸妈说吧。她爸妈不要她了,唉,源源也怪可怜的。”女儿说。
  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我实在不愿意孩子出现这样的事情的,可是……我心情沉重起来,我们母女的话就此打住,我想起源源来了。
  她是和我女儿在一个班的。女儿第一次带她来我家,我就惊异这个孩子的容貌,说实在的,我还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我的话真的没有夸张。这孩子身材匀称,那两条长腿实在好看的,迈开步自然的风姿卓越,摇曳出一种超然的神韵。她的皮肤不是很白的那种,而是极其自然的有一种微微的黄泛在其中,就像给白做了一个修饰,让白在这一种亮色里活起来,所以她的脸就更加的深动,迷人。她的眼睛可以说是标准的凤丹眼了,微微的一动简直能让人随着她的眼神去动,说摄人心魄一点不假。我真的被这个孩子迷住了,不由自主被她迷住。我很诧异的,这么小的孩子,才十来岁就长成这样,大了会成什么样的美人?可以和古代的四大美女相提并论了。看见我,这孩子的眼睛像两只竖起耳朵跑的小兔,很受惊吓的样子,还有一种委屈和哀怨隐藏其中,这绝不是她这个年龄的孩子就该有的眼神,让我想起《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我一下子对她产生了怜悯,觉得她需要我的呵护。
  “妈,这是我们班的源源。她长得好看吧?”女儿笑着和我说。“人们都说她长得好看,我让妈妈看看。”女儿拉起了她的手。
  源源却红了脸,把头低下,很羞涩,很胆怯。
  “她岂止是好看啊。”我感叹。可是我发现这孩子有很深的忧郁,这不该是这个年龄的孩子有的。我的女儿就没心没肺,该调皮就调皮该捣蛋就捣蛋,单纯,率真,整天乐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的。可是这个孩子,我感觉她显得很无助,很隐藏,像一个历经沧桑,只想逃离的老人。我真的纳闷。
  等到晚上了,我问我女儿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女儿告诉我,她家有三个孩子,她妈妈在生下她就把她寄养出去,说她死了,这样才要了她的弟弟。她到了上学的时候才回来的,小时候就是在亲戚家长大的。
  原来如此,我说呢。唉,我知道这种现象太多了,都是因为计划生育,很多的人们在生了女儿后不甘心,于是就采取很多的法子再生,直到有了儿子为止。其实这个现象很普遍,我没法说什么。丫头,女儿,什么时候也是娘家的外人。我不知道哪些男人对自己的女孩是什么看法。我也知道中国的传统是儿子才是传宗接代的,女儿嘛,别人家的。我其实很难过,但是无能为力。从此,这个孩子在我的心里扎了根。我时常想起她,不光是因为她的美貌,最重要的是她的无助的可怜兮兮的眼神,那个让人看到后再也无法忘记的哀怨的眼神。
  从这往后,这孩子来过我家几次的。
  有一次是星期日的中午,我忙完回了家,源源正好在。我问女儿:“我们中午吃什么?”
  女儿说:"妈。我想吃你以前做的肉丝炒面。”
  “好好,宝贝要吃,妈给你做。”
  女儿高兴地仰起了脸看我,给我调皮:“妈妈,妈妈,我的好妈妈……”
  我摸了摸女儿的头,笑了:“调皮鬼。”
  我看见源源愣愣地看着我们,好像很不解。
  我笑着对源源说:“你不要走,就在我家吃饭。”
  源源看着我,就那么看着我,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看她那样眼神,我心里好像有种愧疚感,就像欠了她什么,很不安。我冲她笑笑,起身去做饭了。
  身后传来女儿的声音:“我妈很好的,你不要怕,就在我家吃饭。”
  我和好了面,招呼女儿出来和我摘豆角,女儿和我扭:“不管,我就不管。”
  我说:“乖,快来帮忙,妈妈下午忙,吃完饭我还有好多的事情呢。”
  “走,源源,和我摘豆角。”女儿叫源源。
  然后源源和女儿来到厨房。源源低了头和我的女儿一起摘豆角。我发现她的手指修长,她的手也好美啊,我有点嫉妒上帝的偏爱了。
  我说我的女儿:“你看看人家源源好看的,看看你,你怎么就不长的好看点呢?”
  这一下女儿不依我了,起来在我的后背用小拳头捶打我:“妈妈不好,妈妈说我长得难看,妈妈坏。”
  源源抬起头来看着我妈娘俩。好像不解,然后就笑了。
  我说我的女儿:“你看人家源源安静的,你就像一个小疯子。”
  “我不好也是你生的,这个怨你,不怨我的。”女儿不高兴了。
  我看见她那样,还有他的逗人发笑的话,也由不得笑了:“咦,这小孩子坏的,你自己长不好怨我。”
  源源看见我俩打闹,抬头笑了。
  “是不是啊,源源?”我冲源源说。
  源源笑着看我,没有说话。
  这孩子就是文静,很少说话的。
  我给她们炒了豆角丝,用糖拌了西红柿,然后又腌了一个黄瓜,源源吃饭的时候很拘谨,我就温和地说:“在阿姨家就和你自己家一样的啊,多吃点。”
  源源点头:“嗯,姨。”
  看她吃的很香的样子,我也很开心。吃完了一碗,源源就往下放碗,我说:“不行,你的吃饱。我给你盛。”我伸出手去,源源犹豫一下,还是把碗给了我。看着这孩子,我总觉得她很可怜的样子,什么原因?我也是莫名其妙。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