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幽默笑话 > 故事:好运当头-幽默故事
返回首页

好运当头-幽默故事

2014-07-25 23:0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谢丙月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我邀几个哥们去酒楼聚餐。酒足饭饱,我去前台结账。

你不用付费。服务小姐说。

我一愣:难道有人付了钱?小姐微笑着摇摇头:这桌酒菜免费。我莫名其妙:莫非酒店在搞庆典酬宾?小姐再次摇摇头:没有,只有你们这桌酒菜免费。

难道好运当头?我想起了前些天的那件事。

那天我和朋友一起去城西凤凰岭爬山,路遇一个心脏病突发的老人,职业的习惯和强烈的责任感促使我没有任何理由袖手旁观。我现场对他实施了急救,并跟着随后赶到的救护车一道把他护送到医院。老人出院后,曾亲自赶到我家道谢。我说没什么,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接下来,老人自我介绍说,他是一个算命先生,人称黄半仙,他给人相面算卦很灵的,并且坚持要送我一卦。

我是一个医生,信奉的是科学唯物主义,对相面、算卦之类封建迷信的东西一点也不感冒。我心里一个劲的想笑,既然你算卦很灵验,怎么那天半路得病没算出来呢?当然,我还不至于弱智到当面揭人短的地步。为了给对方留个面子,我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了他,黄半仙凝视了我半天,突然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先生福人福相,很快就会好运当头呢。

我哈哈一笑:借你吉言吧。之后我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去了。

吃饭拿钱,天经地义,凭什么可以白白用餐?黄半仙的吉言真在这天在我身上应验了?正想刨根问底追问下去,我就被同伴抓住胳膊拽出酒店,他指着我鼻子说:你缺心眼啊,不是你不掏钱,是人家不要,干吗管那么多。

想想也对,人家不要自有不要的道理,何必管那么多?

告别朋友,乘出租车回家,来到家门口,我掏出五元钱递给司机,他却说什么也不接。我沉下脸:坐这段路程都是五元,你想讹诈不成?司机哈哈一笑:你误会了,你坐汽车不收费。就在我蒙头转向时,司机微笑着向我摆摆手,一踩油门,出租车一溜烟远去。

又是不收费!

素不相识,非亲非故,他为什么不收费?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自言自语迈步进了家门,发现老婆正坐在沙发上皱眉头,我上前摸摸她额头,关切地问:你生病了?

老婆一把甩开我胳膊,没好气地说:你才生病呢。见她凶巴巴的样子,我知道惹不起。正想退避三舍回书房,一转脸看到客厅里多了一台57英寸大背投彩电,不由瞪大豆包样的眼睛道:你疯啦,干吗买个这么大的电视。老婆说:不是我买的。

笑话,不是她买的,大彩电能生出两条腿,主动跑到家里来?

见我一脸怀疑,老婆无辜地说:的确不是我买的,这事我也很奇怪。

原来,伴随我们幸福生活十余年的那台18英寸的电视昨天寿终正寝了。我们商量着买台新的。今天老婆去了解行情,来到一家叫做龙天家电的商场,老板向她推荐了这款57英寸大背投彩电。这么牛的电视机,老婆不是不想买,无奈囊中羞涩,买不起啊。她满脸羡慕地瞧了半天,便恋恋不舍地回家了。

刚到家门口,竟发现商场已派人把大背投送来了。老婆很吃惊:有没有搞错啊,电视我没说买,你们怎么送我家来了。服务员说:老板让送就送,别的管不了那么多。老婆很生气,这不是强买强卖吗?她赌气说:送不送是你们的事,反正我一分钱没有。

服务员哈哈一笑:老板只让送电视,没让要钱。说着话把电视抬进屋,随后安装上电源,调试好频道,很礼貌地离开了。

真是邪门了,今天怎么尽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莫非那个黄半仙的卦真那么灵验?

我满腹狐疑。老婆关紧门窗,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跟前:你说说,这是不是在给咱送礼行贿啊?听了她的话,我差点笑掉大牙。我是个普通小职员,屁大的忙也给人帮不了,人家凭啥来给我送礼?老婆依旧絮絮叨叨:他们兴许吃错了药,不然为啥让咱沾这么大的便宜?我一脸茫然:老婆别问了,这事我也想知道答案呢。

尽管我是个十足的电视迷,当晚守着这台57英寸大背投,还是碰都没敢碰一下。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午,我决定当面去问问电器商场的老板。按照老婆交代的方向和位置,我马不停蹄赶到那家商场。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他们老板,一个五十来岁、胖墩墩的汉子。听我说明来意,老板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矢口否认:我又没犯神经,凭什么白送你一台大背投?

我垂头丧气,无功而返。这时又听老婆讲,她刚才去联通公司交手机费,却被告知手机费已交过了,现在还有一千元的余额。

这究竟是怎么啦?虽然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我坚信,事情绝不仅仅是买东西不花钱这么简单,说不定背后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我怀疑其中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大阴谋。

无论伪装多么巧妙,是狐狸总要露出尾巴的,当务之急就是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我叮嘱老婆这几天在家待着,哪里也别去,而且一分钱东西也不买。同时我也深入简出,上下班力保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就连做菜用的油盐酱醋也去老岳父那里拿,坚决不给对方替我买单的机会。

这天早上我正蒙头大睡,忽听门外锣鼓喧天。

门铃响了,我睡眼惺忪地开门一看,几个陌生人手举锦旗走过来,为首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满脸带笑地向我道:请问您是谢先生吗?对啊,你们是——他紧紧握住我双手,激动地说:我姓洪,是英才打工子弟学校校长,我万分感谢您对鄙校的无私帮助和大力支持。我越听越糊涂,连声说:各位弄错了,我啥时候支持过你们啊。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