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刻在时光机里的幸福
返回首页

刻在时光机里的幸福

2010-08-23 09:04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十六岁像一束马莲花,吐露出饱满芬芳的香气。
  十八岁像一枚青涩的橄榄,色泽鲜艳充满朝气。
  二十岁像一朵飘然的白云,浮动在梦幻的天空里。
  二十五岁像一只被困的小兽,横在现实与理想之间。
  
  十六岁。麦蓝还是个个头矮小说话着不到边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和希腊的纳西瑟斯一样的俊美。她每天穿着宽大的校服,穿梭在校园里。偶尔也会目光追随对面走过来的帅哥。用死党叶辰的话说,小妞真在怀春。
  
  叶辰和麦蓝是同桌。都说冤家路窄,可不他们两个人整天坐在一起吵吵骂骂。麦蓝骂叶辰多嘴,叶辰骂麦蓝可恶。今天叶辰不让麦蓝从他背后走过,明天麦蓝不给叶辰擦桌子。
  
  一次英语老师在课堂上滔滔不绝,他们两个人在下面斗志昂扬,比英语老师还活跃。不过说实话,那天麦蓝心情不好,一直低下头,没有好好听课。一向认真上进好学的她,突然无精打彩。叶辰心仿佛被石头砸了个洞,开始空空地痛起来。
  
  叶辰用放在书桌上的胳膊捣了捣她。麦蓝同学你没事吧。叶辰正经的目光看英语老师在黑板上书写,假面的余光正在期待麦蓝的回答。时间就在莫明的等待中度过,那个期待的答案在时间的长河里垂垂落空。
  
  下课了。刚好那节课间做体操,全班同学你推我挤都蜂拥出去了。只有麦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一个被固定位置的引线布偶。叶辰坐在里面,要绕过麦蓝。可是这次叶辰出去,轻而易举。平时,麦蓝总是会骂他神经病,不会怜香惜玉。今天一句话也没说,连嘴唇都丝毫没有翁动片刻。叶辰越想越不对劲,干脆回到座位上,开始察言观色。
  
  麦蓝爬在桌子上,两只胳膊当枕头。这是她习惯用的睡觉姿势,看起来很可爱,像一个酣睡婴儿。叶辰悄悄地看着她,发现麦蓝的耳垂很好看。白嫩柔软,头发扎成一串麻花。背心单薄,爬在桌子上蝴蝶骨清晰地露出来。
  
  叶辰猛然把麦蓝从桌位上拉起来。麦蓝眼睛红润,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叶辰故意提高嗓门,怎么了今天突然变了个人。可不像平时的你,怎么难道是在转型,往淑女转型。
  
  叶辰眼前一亮。天啊,你不会是那个来了……
  叶辰没有说完整,捂着嘴巴。一幅吃惊的样子。
  凳子上一片血迹,像无数朵莲花重叠在一起。麦蓝青色的校服裤子上也被绣上了朵朵红花。
  麦蓝顾不了那么多,初次来经血。小腹剧烈地疼痛,她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
  叶辰心想,做女孩子真是麻烦。一个月要来一次例假,怪不得她心情极差。叶辰二话没说,脱下衣服,挡住那团刺眼的血迹。然后自己转开身去,对麦蓝说,快去换衣服吧。
  
  十六岁。麦蓝经血的秘密被一个男生知道了。十六岁拥有阳光笑容,明亮梦想,开始学会做白日梦。
  
  十六岁。麦蓝的少女心事讲给了叶辰,雨季故事错落在彼此影子里。
  
  十八岁。时光好像开了个巨大玩笑。十八岁他们依然是同桌,他们开始渐渐地长大了。麦蓝宽大的校服如今穿起来不大不小,前面犹如馒头般的物体越来越明显。叶辰个子猛然增高,从一米六八长到一米七八。二年时间他整整长了十厘米。他开始学着抽烟,开始学着去酒吧,开始学着开着父亲叶明生的车到处乱溜达。他开始看早熟的电影,开始学着写情书。开始和母亲吵嘴,开始追女生。开始做男子汉应该做的一切。
  
  而麦蓝依旧是那幅模样,身材一般,长相一般,唯有学习成绩突飞猛进。麦蓝回家帮母亲买东西,帮父亲洗衣服,帮弟弟妹妹补习物理功课。整整两年,她长大了。不在摆大姐大的姿势,稳重了许多。两年的青春时光仿佛让她的人生变得富足许多,亦让她懂事许多。听课比以前更加认真,她知道只有考上理想大学,才会让她从灰姑娘往白雪公主转变。
  
  高三是一道分水岭,挺过去,前途一片光明。
  麦蓝依旧和叶辰坐在一起。只是他们再也没有像以前互相打打闹闹,记得高一的时候,叶辰每次上完WC之后把沾有水的手,摸摸麦蓝的脸。生气的麦蓝开始对叶辰暴力解决。于是叶辰死皮笑脸地说,麦蓝同学,注意美好形象的树立。紧接着又是打是亲骂是爱踢着打是谈恋爱。麦蓝哭笑不得,最后只好放弃。
  
  高三他们彼此都会在梦里想念那些美丽的时光,那是他们共同拥有的往事。
  
  麦蓝坐在外面,出入方便。叶辰坐在里面,他利于睡觉。叶辰开始变得孤单了。甚至逃课,叶辰从排名中等的成绩一下子排到倒数第一。班主任马王爷找了几次叶辰的父亲,母亲哭过好几回。这些仍然于事无补,叶辰屡教不改,一犯再犯。
  
  那是星期天。麦蓝早早地去教室开始背英语单词,空空的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阳光均匀地洒进来,笼罩了她的全身。风从窗子里吹进来,一股浓浓的花香。麦蓝静默,闻着花香。
  
  丫头猜猜我是谁?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味。叶辰用手捂住了麦蓝的眼睛。
  是笨笨的同桌。麦蓝嘴角的笑容更加明亮了,发着光芒。
  笨笨是麦蓝的另一个名字,是叶辰专叫的权力。叶辰从摸拟考试之后,叫她笨笨。
  每次叶辰叫麦蓝笨笨时,麦蓝就会不经意地笑起来。叶辰叫起笨笨,声音很有磁性,温柔阳光,嘴角的弧度上扬。
  
  笨笨,我想带你去爬山。不知去不去。叶辰嘴角浮着一团笑容。
  好吧。去那里。麦蓝摸着自己的头,做沉思状的样子。
  去刘化山吧。叶辰宠爱地看向麦蓝,同时做了个请的姿势。
  
  麦蓝穿着织针粉色小毛衣,蓝色牛仔裤,还是往常一样的麻花辫。
  叶辰一套黑色夹杂着白色的运动服,流行的毛寸头。脸上镶嵌明媚笑容,他的十八岁像盆仙人掌。
  
  秋天是萌发爱恋的季节。麦蓝清晰地感觉到了初恋的滋味,也许不打不相识。麦蓝开始悄悄地喜欢上了叶辰,只因为他把校服脱下挡住她被经血染红的裤子。十八岁,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对方一个迷人的微笑,对方一个温柔的拥抱,对方一次超越的高分成绩,对方一次帅气的打蓝球等。
  
  叶辰骑着单车,后面载着麦蓝。麦蓝像个灰姑娘坐着心爱王子的后座上。七月流火,天气渐渐转凉。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