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点滴言情 > 故事:黑板上的爱情回帖-点滴言情
返回首页

黑板上的爱情回帖-点滴言情

2014-03-11 13:0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新龙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其中最漂亮的女孩就是陈周周了,好多男孩都喜欢她。陈周周平时跟大家的关系不错,可谁要表明追求她的心思,她立刻沉下脸来,对人家不理不睬。几次三番,男孩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求爱未遂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

  情人节的前一天,会议室门前的大黑板上赫然出现了几行大字:“亲爱的周周,请于明天晚上9时在公司楼下的木棉树下面等我,如果你我之间心有灵犀的话。你当然知道我是谁;如果你连我是谁都猜不出来,那我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你错过了这场会面,你一定会后悔的。所以你最好还是用心猜猜我是谁吧!”

  这块黑板原来是用来写会议通知、寻物启事,失物招领什么的,这下子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则不伦不类的留言,不由得吸引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

  陈周周来了,看了几眼,淡淡地笑了笑,抓了粉笔就写:“亲爱的,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为了方便起见,请于明晚8时来公司楼下接我,到时务必手捧999朵玫瑰并高呼我的名字,这样我就会很快来到你身边,与你一同到金南海共进晚餐,不见不散。”

  第二天傍晚,满怀好奇心的人们不肯下班,望眼欲穿地等待着,都想看看故事的男主角到底是谁。可是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任何令人激动的场面出现,大家只好失望地走了。

  韦翔和陈周周的交情最好,平日里常常以兄妹相称:这会儿他率先忍不住骂起来:“让我知道是谁搞的恶作剧,不剥他的皮才怪。”

  陈周周说:“无聊的人呗,理他干嘛?走,吃饭去!”她到屋里收拾了一下,才走出办公室,突然发现黑板上竟然有了新的留言:“亲爱的周周,我在能你的时候突然发现钱包被盗,现在我只剩下一块钱了。我是该给你买一朵玫瑰花呢,还是给自己买一个面包?”

  韦翔叫起来:“这人是谁呀,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聊。”陈周周却笑了,说:“这人还怪有趣的。”她拿起粉笔写道:“亲爱的,你应该先去买一盒粉笔,不然我们怎么联系呢?”

  出了公司,陈周周问:“韦翔,你猜他是谁?”韦翔说:“哇,你不是心动了吧,那么多看得见摸得着的帅哥你不理,这小子是方是圆都还不知道……”

  陈周周“呸”了一声:“谁心动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回想那些漂亮的粉笔字。字写得那么好,人也应该不错吧。可是,陈周周是不能恋爱的。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粉笔留言还有下集。大清早一上班,陈周周就看到了无名氏的留言:“亲爱的,我用一块钱买了个面包,填饱了肚子,然后才有力气去给你摘花,至于粉笔,很庆幸办公室里有免费的可以使用。”

  陈周周冲到办公室里一看,自己的桌上果然搁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边插着一朵即将凋谢的木棉花。陈周周笑了,大方地在黑板上留言:“为了感谢你的花,今晚我请你吃饭。下午6点红茶坊。”

  韦翔在一旁努努嘴:“真要去呀?”

  陈周周说:“这人不就是咱们的同事嘛http://www.telnote.cn/gushi,见见也没什么。”

  韦翔有点郁闷了:“咱俩也是同事啊,我想请你吃饭怎么就那么难?”

  陈周周嬉笑着说:“呀,咱们是好兄妹,哪用得着那么客气?”

  书翔想了想,说:“那我陪你去。”

  陈周周立即瞪大了眼睛:“不行。”韦翔“哼”了一声,拉开门走了。

  晚上6点整,陈周周准时出现在红茶坊。才一进门,韦翔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拉着她就走。

  陈周周疑惑地问:“你搞什么嘛?”

  韦翔站在马路边上,气呼呼地大声喊道:“我不许你和别人约会。”

  陈周周叹气:“这关你什么事啊?”

  韦翔却岔开话题:“你今天怎么穿红毛衣配鲜绿裙子,这是最新流行吗?”

  陈周周恼火了:“这又关你什么事啊?”

  韦翔有点失望:“你跟别人约会,那我也跟别人约会去了!”

  陈周周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这更不关我的事!”

  韦翔瞪着她,突然说:“我喜欢你,周周,你知道的。不过现在我决定要去喜欢别人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看着韦翔离开的背影,陈周周忽然有点想哭。韦翔真傻,他真以为她没看出来那些粉笔字都是他写的吗?她就是要让他知道,她宁可赴一个陌生人的约会,也不肯给他机会。

  陈周周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心思恍惚着。陈周周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只有力的手臂狠狠地将她拉了过来,一辆辆车子随即从她身边鱼贯向前驶去。回过头来,她看见韦翔疑惑的眼神。他大声呵斥:“你走路不看红绿灯吗?”

  陈周周慌乱地挣脱他,挥手叫了辆车,匆匆忙忙地逃开了。

  一回到家,陈周周就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地打量自己。门响了一下,妈妈回来了。陈周周说:“妈妈,我今天是不是穿得很难看?”妈妈走过来拥抱她:“在妈妈眼里,我的女儿穿什么都好看。”陈周周哭了,韦翔他会像妈妈这样爱她吗?她不能告诉他,每一次出门,都是妈妈亲自给她挑选衣服,过马路永远跟着别人走,因为她分不清红与黄,常常把绿色当成浅粉,她是个色盲!韦翔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色盲呢?每个人都说她很骄傲,可谁知道她其实很自卑呢?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