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无声父爱 -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无声父爱 -经典故事

2014-01-08 16:02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编辑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小时候,当我“依依呀呀”开口讲话时,却没有其他小伙伴一样的幸运。
  我只能叫一声“爸爸”,却没有“妈妈”可叫。那位被我嗲声嗲气唤为“爸爸”的人,长得憨憨厚厚、墩墩实实。他只要一听我叫“爸爸”,就会和我一样乐得手舞足蹈,口里发着“呜呜哇哇”的声音。
  到了懂事的时候,我却连唯一的亲人——爸爸也不开口叫了。父亲是一位哑巴,隐隐约约从同村大伯口里知道:母亲是远方一位逃难来到本村的女人,跟了哑巴父亲。生下我不久,母亲就悄无声息地走了。哑巴父亲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抚育我的重任,他既当爹又当妈,一把鼻涕一泡尿地把我慢慢拉扯长大。
  看着同村的小伙伴们与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嬉闹玩乐,享尽天伦之乐。我小小年龄就学会了沉默和孤独,幼小的心灵中对父母的抱怨与日俱增。一位朝不保夕的逃难女人,一位不会说话的残疾男人,怎么能结合在一起,居然还生下我?
  从那时起,我不但不理他,而且恨透了他。每天换的干净衣服被我故意在地上滚得脏兮兮的,高兴看见哑巴父亲笨手笨脚浆洗衣服;每天都逼着要零花钱,高兴看见他低三下四地满村子去借债;每天放学迟迟不回家,高兴看到他急得满头大汗“哇哇呀呀”逢人便比划,满山遍野地找我。
  有一次放学后,我一个人偷偷钻进后山一个石洞里睡大觉。当一觉醒来时,天早已黑了,四周黑漆漆的,远处有一星灯光,隐隐约约,像平时看的一些鬼怪片里鬼怪们的眼睛。一阵山风刮过,山林呜呜作响,我全身悚然,大汗淋漓,大气不敢出,一股暖流浸透大腿,一泡尿早已吓出来了。那团火光由远而近,渐渐逼近我,我一下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熟悉而讨厌“哇哇呀呀”的声音,那正是我的哑巴父亲,打着火把找上山来了。下山途中,哑巴父亲在黑暗里踩中了村民防野猪的铁卡钩。他痛得发出一声声让我心悸的“呜呜”声,当他拼着力气掰开铁卡钩时,那只脚早已鲜血淋漓了,脚后跟露出了几块白森森的骨头。
  三个月后,哑巴父亲的脚才复原。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走起路来总是一跛一跛的。
  为了能供我读书,哑巴父亲什么苦都能吃。他每天早上在山坡上铲两担草挑到镇上卖了,又急冲冲地去镇里一家电镀厂当勤杂工下苦力。每到半夜,我都听见他低低的呻吟,那是干重活累的。
  初中我是在镇上读的,为了节约住宿费,每天晚自习后,哑巴父亲不管有多累,都会风雨无阻地等在校门口接我回家。慢慢地,同学们都知道了那位土得掉渣、又聋又哑又跛腿的中年男人是我的父亲,许多同学在我背后嘻嘻笑笑、指指点点,爱面子的我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那天晚上我丢下一步一跛的哑巴父亲,一个人气冲冲地逃回家,用被子蒙住头伤心地大哭起来。哑巴父亲照样像犯了错误的孩子,蔫蔫地蜷缩在一角,陪尽笑脸虔诚地听着我大声刺耳的斥责。他那卑怯躲闪的眼睛深处,有一股深深的自责和歉疚。
  第二天,我一意孤行将铺盖行李搬到了学校,做了一名住读生。父亲看我离去的样子既依依不舍,又不敢惹我这个“太上皇”。我离家时还恶狠狠地比划提醒:你别再来学校!从那一刻起,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怪念头,我也许根本不是这丑哑巴的儿子,对,不是的!
  第四天下午,大伯风风火火地冲进校园,大声质问我为什么私自住校,致使哑巴父亲每日茶饭不思,一个人蹲在破屋子里呜呜地低声抽泣。自卑、愤怒像一股旋风,灌得我满头满脑晕晕乎乎,最后蹦出一句:他不是爸爸,就不是我爸爸!话音刚落,从来没打过我的大伯抡圆了蒲扇般的大手掌。我吓得闭上眼,“啪”的一声,大伯的巴掌落在了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的哑巴父亲脸上,大伯又惊又怒地望着他那可怜的弟弟。哑巴父亲用身体没头没脑罩得我严严实实,铁了心不让我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大伯气得大声骂:这兔崽子不把你当人,你还护犊子,我替你不值,让开,我要替你教训这没良心的。父亲惊恐万分地看着大伯,眼中溢满了乞求和悲怜。大伯最终叹着气走了。
  我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生活在同学的嘲讽和白眼中,也正是那些唾弃和不屑使我更恨我那残疾父亲,使我更发愤图强。五年后,我以全市第二名的好成绩,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大学三年,我很少回来,即使回了家,也从不正眼瞧瞧父亲。可每次哑巴父亲却不识趣地围着我转,高兴地像过大年似的生火做饭,忙得不亦乐乎。大学毕业后,我留在武汉工作。一年后,与同单位的宇兰结了婚。婚后,为了刻意忘记那段心酸的岁月,我几乎与家里失去了联系。每隔一段时日,我都会接到父亲逼大伯打来的电话,嘘寒问暖,我明显感觉到父亲在电话旁边手舞足蹈的兴奋劲。
  三年后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的女儿出生了,那段时间我完全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幸福中。一天,正当我手忙脚乱地换尿布时,门铃响了,拉开门,一股久违的风尘扑面而来。父亲捏着一张写着我地址的纸片,背着一个大土包,胡子拉碴地站在我面前。我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一进屋,他小心翼翼地放下大土包,一层层掀开包裹里严严实实的竹筐,整整100只用稻草包裹的鸡蛋,完好无损。可想而知,一位又哑又跛的老人该是费了多少周折,受了多少白眼,才在城市里找到嫌弃他、不认他的儿子。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