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点滴言情 > 故事:走在爱情边缘-点滴言情
返回首页

走在爱情边缘-点滴言情

2013-11-08 21:24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人世间的感情千万种,但爱情只有一种。称的上蓝颜或红颜的知己,是一直住在爱情隔壁的那种。因为住的近,所以颇招非议。也许温情的小女人是需要男人怜香惜玉。被生活磨砺过的女人需要的只是理解和倾诉。

认识林燃,是因为他善解人意。林燃穿着打扮,说话行事都别具一格。开始觉的他亲切自然,偶尔还带点调皮幽默。相处熟了之后才发觉他是个盛气凌人的家伙。所以算不得极品男人。那么霸道张扬,甚至胡搅蛮缠。总是云里雾里找我耍贫嘴,要么鸡蛋里挑骨头,谈笑自若地说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鬼话。平白无故地甩一砖头过来,对着我的咬牙切齿和怒容裂嘴笑。满口白牙,他笑,便白牙森森“知道你恨了,想剥我的皮?你舍得吗?你下不得手!”真是大无畏的重拳狙击手。通常先吓晕的是我。这是什么对什么?责怪他说话过于随便。他笑,很嚣张。抓住我的弱点,所以他永远胜利。

彼此总是坦坦荡荡,自然相处、不夹杂任何暧昧气息。心是清澈透明的。相处了三年,连手不曾拉过。但废话的内容却无所不及,甚至讨论到来生谁先等谁的问题。他夹着他的画夹四处游荡,走路的脚步轻得永远无声无息。人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他今天心情很坏,糟糕的想出去吃饭。

“五点半我来接你去吃饭!”抬头看他,那神情严肃而专注。不容考虑和推脱。非去不行的霸气写在他脸上。

我历来嗤之以鼻他的傲慢。甚至认认真真地骂他“嚯,好歹我也是女人啊!任你呼来唤去的?连我老公让我三分!”他一笑,点点头。很挑衅的神气。他敢伤我自尊,我就敢削他狂傲。但每一次的决心都是支离的。他的决定永远是主宰。这种霸道用在任性,甚至不可一世的女人身上,不能不说是一种荒诞。但我永远没赢过,一次也没有。这个天杀的林燃啊!

五点半我必须得开着车,踩着他的饭点。赌着气耍着嘴点菜。然后看着他甩开腮帮子猛吃海咽。天神,人家那还是心情不好的啊?他富有即我富有,委屈自己吃吃刚出海的生猛海鲜吧。理也不理他的调侃。

我是那种喝酒吃饭电话不断的人,他烦。烦我没完没了的接电话。理由是“菜凉了!”自己吃饱喝足坐一边看我“恩,啊”不断。顺手抢了手机塞自己口袋。对着我的怒气,用筷子顿着桌子“吃菜吃菜”吵一圈后,还得真心实意地替他解惑支招。最后吵吵闹闹地挥手告别。

有一天他说出自己布置画室缺一笔钱。我知道资金运转困难的窘迫和尴尬。我说:“到我这拿点吧,明天我转帐过去!”他笑,很严肃的样子:“不用不用呵,那样让我以后没法来见你!我不想让人家说我林燃是为……!”看了我的神色他没有说下去。林然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

还如往常一样,平平淡淡地相处着交往着。只有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找我出去吃饭。每次我都不知道,我陪他吃一顿饭的重要性,对他是定位怎样的坐标点了。

哪怕我把自己幻化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妖,也不知道这种相处,是否会永无止境下去。就算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因为我无意越过界限。家,当然重要。丈夫是我一生的守侯,孩子永远是我的牵挂。我想林燃也是这样想的,但我没问过。

林然的妻是个内向的人,应该是漂亮的。画家的媳妇会丑吗?应该不会。他们还有着一个小人精似的漂亮女儿。

大概又是三个月的样子,林燃没了信息。总是这样的,要么神出鬼没,要么就销声匿迹玩蒸发。不见就不见,懒的理他!

谁知突然就来了电话。依然爽朗地笑,自自然然地问:“过得怎么样?活得带劲吗?”

我突然就生了气,莫名其妙地对电话吼:“不好”挂断了。飞笔疾书手里的材料。心里很矛盾,被某种情绪压抑着煎熬、好沉重。又不太相信这种想法怎么就呈现在我面前?原来我发火是气他好久没音信!是气他好久不来看我!女人是好奇怪的动物。

他是自己什么人?想想自己好无道理,又忍不住哑然失笑。但我不打过去找他,情感和自尊的柔韧矛盾着我。电话铃再响起时,我抓起接了。他叫:“呵呵,生那么的气?记不起何时得罪了你!”
我笑:“没有啊,近来太忙啊!”
他也笑:“忙点好啊,闲着闹妖啊!”
我就沉默,他也沉默。
我再问:“你有事吗?”
他说“没有啊,打个电话看看,你是不是存在着!”
我笑起来。他就胡侃起来“只要你笑,我立马从奴隶过渡成将军!”
我说:“别费话了,我挂了!”

放下电话后才意识他可能有什么话要说。想起来自己生他的气,竟然不需要理由。如果生气有合情合理的解释,这无缘无故的发火就不存在了。只为一个理由?一个答复?一个解释?

深夜零晨一点半,电话骤然响起。烦烦地开灯,显示的号码是林燃家里的。讨嫌夜猫子作为,深夜找灵感作画是他的常事。你不睡,别人也不得安宁?料定他没什么大事,有事白天干嘛了?立刻就想起恶搞他一把。对着电话用半生不熟的广东话说:“你好,这里是新加坡挪威森林酒店!”我听见他对他妻子嘀咕“吆,还打到新加坡去了!”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