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经典故事 > 故事:以女儿的名义亲近你-经典故事
返回首页

以女儿的名义亲近你-经典故事

2013-11-07 23:15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db:作者]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1.总有一天,我要入侵她的家

阮兵对我说,韩美丽是个很美丽的女人。

比我呢?

没有可比性!

这个男生真是狡猾,用这种方式拒绝回答。但是我心里却不服气,一个长了我一半年纪的女人,即使她曾经很美,到了现在,也不会比我更美。阮兵这样说,只是爱她的缘故。可是爱又怎样,现在阮兵有了我,我很自信,总有一天我会取代韩美丽在他心里的地位,总有一天,我要入侵她的家。

没想到,这一天很快就来了。国庆节,阮兵忽然决定带我回家!

2.不是惊喜是惊吓

阮兵敲门时,我在他身后藏着。这小子要求我这样做,说是为了给韩美丽一个惊喜。

这个笨蛋,他根本就不明白眼前的形势,我小时候看三毛的书,就知道因为这个男人的缘故,我和韩美丽的关系叫天敌。但是我不能说,只能装做很乖的样子在他背后藏着。

门开了,她探出身来。那一刻我确定阮兵骗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发型、神情和我那个爱唠叨的妈有些相似,只是她瘦一些,看着很利落。他说她美,明显是恭维。

韩美丽真的在看到阮兵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好像我妈看到我。可那种惊喜只停顿了几分钟,阮兵一闪身,我顶着乱蓬蓬一头棕色长发的脑袋就露了出来。她脸上惊喜的表情就变成了惊吓,一如我所想,张着嘴巴,去接阮兵背包的手停顿在半空,整个人愣在那里。

在阮兵介绍了我的名字和身份后,我虚伪地冲她笑笑,说,阿姨好。

啊,啊……她啊了两声没有说话,阮兵已经将我推进门来。我趁机躲开她的审视,跟着阮兵朝客厅的沙发直奔而去。

感觉到她一直用诧异和挑剔的目光看我。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天敌是相互的,可为了和阮兵在一起,虽然阮兵叫她妈,我也不会认输。

阮兵并没有察觉出气氛的异样,扔下包过去攀着她的肩膀说,妈,快做饭,我们都饿死了。扭头问我,苏可你想吃什么?我继续虚伪地笑,温柔地说,什么都可以的。谢谢阿姨。

她却根本不吃我这一套,看也不看我推开阮兵的手进了厨房。阮兵吐吐舌头跟了进去。我摸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接了杯水给自己,我才不怕。音乐台有喜欢的歌手在唱歌,我将声音调到适量,厨房门没有关,隐约可以听到她在责备阮兵。不是说好了大三才谈恋爱的吗?看她的头发乱的,穿球鞋也不穿袜子……像个小太妹!

听到这句评价后,我把电视机声音开大了。我头发不整齐,我穿球鞋不穿袜子,我像小太妹,可是又怎样,她的儿子喜欢我。哼!

阮兵必定为我辩解了,赖声赖气的,反正韩美丽不能拿他怎样。然后听到他从厨房里出来,却又探进头去,说,妈,苏可不吃辣的,别放辣椒。人就从厨房里完全撤出来,我仰起头,冲他甜蜜蜜地笑。

这是我和韩美丽的战争,与阮兵无关。

3.她用辣椒报复我

她到底是疼儿子,不大会儿的功夫,好几个色泽可人的菜都已经上了桌。阮兵牵着我的手,两人如两只小饿狼一样直奔餐桌而去。

可是第一口菜下去,我的眼泪都出来了。不仅辣,而且非常地辣。没有抬头看,却能感觉到她的冷笑。我咬牙让自己忍着,不让眼泪被辣下来。

阮兵说,妈,苏可不能吃辣的。

她淡淡地说,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你爱吃。

我刚才说了。阮兵辩解。

我没听见。她夹了菜放到阮兵碗里,看都不看我,说,要不给你重做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连连摆手,心里有些被挫败的感觉,我轻敌了,明显的,她在用辣椒报复我。第一次的交锋,我们算是打了个平手。

4.前半夜,她失眠。后半夜,我失眠

虽然她很不情愿,还是给我收拾了房间。我不管不顾,一头扯着阮兵扎进去,逼他等我睡了再走。

中间,韩美丽在外面喊了阮兵两次。他说,等会儿,我们说会儿话。

想着她生气的样子,心里有些得意。那晚,没心没肺一样睡得很甜。

第二天上午,她终于趁着买菜的空,坚决地将阮兵拉了出来。想都不用想,无非是说我的不好。她是不喜欢我的,我想,即使我头发整齐不光着脚穿球鞋,她还是一样不喜欢我。好在,阮兵是可信的,回来后并没有因为韩美丽的灌输就对我横眉冷对。只是那天中午,他待在厨房里一直等所有的菜都做好才出来。他是害怕我再次被辣椒侵袭吧。但我没想到,会有我最爱吃的松仁玉米和板栗白菜。

味道好到了极致,这让我贪婪地吃了两口后,不假思索地抬头说,谢谢阿姨,比我妈做得还好吃。说完,我愣了一下,因为那句,是我说的真心话。

她也愣了一下,但没说话,为了掩饰,我低下头去飞快地吃东西。

因为一下吃了太多东西,睡到午夜的时候肚子有点疼,摸索着爬起来去洗手间。推开门,却吃惊地发现她正在看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是阮兵小时候的录像。只有几岁大的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笑着喊着……因为我的突然出现,她慌忙关闭了碟机。

我也慌乱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去洗手间。然后匆忙逃掉。在洗手间待了许久,出来时,她已经回了卧室,墙上的钟表指示着凌晨一点半。

心里忽然有些难受。阮兵7岁时失去了父亲,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带着他生活,爱他照顾他教育他,将他抚养成一个英俊健康而正直善良的青年,然后我碰上,和这个好青年相爱。这么多年他们相依为命,是彼此感情唯一的依赖。我却突然闯了进来,以极不友好的姿态,刻意掠夺她曾经拥有的情感……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