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暮雨芳菲
返回首页

暮雨芳菲

2010-09-18 08:27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天正下着蒙蒙细雨。
  暮色中的雨,显得格外的明净。
  他一身黑绸的站在雨中,任凭暮雨吹打,像是着了魔。
  我暗暗为之关注,却不知:
  暮雨正芳菲。
  
  ◆引子
  
  第一章:闯
  
  我没想到自己会再次见到这个男人,他和他母亲的出现,无情地闯入了我们大明府的生活。我不知道父亲的新欢居然是这个男人的母亲。
  我依稀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来:
  那天天正下着蒙蒙细雨,我不喜欢雨,因为它总带有那么萧条的嫌疑。我撑着油纸伞,与众人一样行色匆匆,当我走过烟翠桥时,发现桥头站着一个人。他一身黑绸的站在雨中,任凭暮雨吹打,像是着了魔。
  雨滴散打在他那轮廓分明的脸上,水珠从他那俊挺的鼻尖直直地流到嘴唇上,他在深深呼吸着……
  这个人是怎么了?我暗暗地为之关注。
  只见一位白衫美妇打着伞,着急地过来拉住他,他们像是在争执些什么,我再无心于其他人的闲事,一心只求快点回家。可是,我却没想到,从此,我的生活会因为这对母子而泛起阵阵涟漪。
  如今,他们就站在我的面前,父亲含笑道:“长亭,从今往后,她就是你和幼亭的二娘,这位是你们的二哥顾蒙。”
  我生生地问了一句:“二娘?那我们的娘亲呢?”
  父亲瞪了我一眼,道:“你能不扫兴吗?你看你二娘与二哥刚来大明府,以后万事还需要你多照应呢。你都这么大了,该懂事了。”
  我憎恨父亲的薄情,虽然娘长期地吃斋念佛,但父亲他也不能这么快就另结新欢。这个二娘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轻貌美,我想她一定很快便会取代大明府女主人的位置。这是我绝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还有这位天降二哥,一想到从此要和这么一个陌生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就感觉特别奇怪,我更不喜欢他看我的眼神,那样不友善又充满了心事。
  可是,幼亭却好象很喜欢这新来的二娘,还有二哥。
  我不想我的情绪会影响到幼亭,我希望她永远也不要知道给自己找窄添堵的滋味。我想:一切断念屏欲都是自找的。
  
  第二章:大明府
  
  我的父亲不光是我与幼亭的父亲,他更是整个大名县的衣食父母,替百姓做主的官儿。
  大明府可不是谁人都能进的地方,但凡来这里的人,不是有冤屈的苦主儿,就是人犯。我一直以为父亲的全部心思都在公务之上,却没想到母亲为他在初云观内苦苦积德的同时,他却有时间去另结新欢,还让二娘登堂入室。
  不过父亲到底是长辈,做为子女的岂有不肖之理。连日来,父亲都被一案搞得寝食难安,就连吃饭也是拿着筷子停滞不动。我关切地问:“您还在为刘家女儿一案头疼吗?”
  父亲幽幽道:“现如今不光是刘氏女一户人家如此,昨日又有苦主来喊冤,王家小姐也是同样无故失踪了,恐怕这样下去,大名县人心惶惶,该如何是好啊。”
  幼亭插话道:“捕快不是已经去查了嘛,爹爹何必如此忧心?”
  这个时候,对桌的二娘突然开口道:“只怕是有去无回吧。”
  父亲有些吃惊:“素娟你是如何得知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没回来。”
  二娘微微一笑,道:“你脸上都写着呢,不顺心呢。”
  我偷眼瞧了瞧那位二哥顾蒙的反应,他默不作声的扒着饭,眼皮也不动一下,对我们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真是个怪人!
  幼亭继续大惊道:“哎呀,爹爹,莫不是山中妖怪作祟!”
  这个时候,顾蒙也放下碗来,说了一句:“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妖怪。”
  我笑了:“幼亭又在胡思乱想了。这可是正经案子,就别给爹爹添麻烦了。”
  众人说话间,只见张总捕头带着一伙衙役,正往东堂而来。爹爹立刻询问道:“可有何发现?”
  张总捕头正色道:“我们在小树林找到了尸体,只是……”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只是找不到头颅。”
  幼亭尖叫了一声,我连忙替她捂上耳朵。父亲示意张总捕头进内堂说话,我也非常好奇地站起身来,刚想跟进,却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向前迈步,我回头一瞧,顾蒙竟然一脚踩住了我的裙沿……
  
  第三章:二哥
  
  顾蒙一脚踩住了我的裙沿,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冷冷地说:“你别进去,知道的越多,未必是好事,也许案件的细节会令你害怕的失眠。”
  他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是否也算是一种善意的关心。但此刻我是多么的好奇,不知道张捕头他们发现了些什么,毕竟这是发生在大名县的案子,况且死者都是妙龄女子,我真有些担心。
  我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整天野在外面胡闹的幼亭,恐怕此后再无宁日。
  一连几日,整个大明府的人都是心绪焦躁,捕快与衙役们因为查案几乎都没合过眼。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二娘拉着爹爹正在对弈。下棋能使人静心滤气,把一切烦恼都暂时忘却。顾蒙站在父亲的身后细心观局,而我则是心不在焉地看着门外,我有预感今天张捕头一定会查到些什么……
  可是等到了晌午,一个人都没回来。
  天色却又开始阴郁起来,恐怕又要下雨,我抬头不经意间看了顾蒙一眼,突然发现他眼里尽露凶光,好象含着莫大的仇恨,他不自觉地手握腰间的配剑,正紧紧地盯着我的父亲。
  我情急之下,脱口喊了一声:“二……二哥!”
  父亲与二娘同时回过头来望着我,顾蒙也抬头,疑惑地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喊他二哥,之前我从来都不承认我们是一家人,父亲笑了:“这就对了,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二娘也显得格外高兴:“长亭叫蒙儿有啥事啊,尽管让他替你去做。”
  顾蒙继续不解地盯着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方才有多危险,我真怕他突然袭击我的父亲。
  我不自然地挽了挽头上的蝴蝶髻:“爹爹,我出去一会儿。”
  走出大明府,我就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我觉得那个顾蒙不简单,他到我们家来绝非偶然,其中一定有着缘故,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来,那个时候他与二娘似乎在争执些什么。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