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爱的轨迹
返回首页

爱的轨迹

2011-09-26 00:00来源: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钓鱼船停在湖心,夏高在钓鱼,红色的塑料桶里有十几条鲤鱼在游动,坐在船尾的娟子看着一本海明威的小说,不时的打扰夏高的钓鱼思路,夏高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刚刚要上钩的鱼跑掉了,夏高有一些沮丧,娟子到高兴起来,拍着手叫到“可怜的鱼儿啊、终于摆脱了诡渔夫的计谋,自由了……”,夏高疑惑的看着娟子不解的说:“为什么这么说我是诡渔夫?”娟子指了指手中的书,又指了指夏高的头发,眯着眼睛看着夏高那英俊的脸;夏高干脆不钓鱼了,依偎在娟子的身边,用身体的重量故意把船摇晃了一下,夏高顺势抱住了娟子……
  两个人在中间的船仓里静静的坐着,夏高眼睛凝望着远处的湖面,水草弥漫着,不时跳跃的鲤鱼和掠水的蜻蜓,柳树低低的垂着它厚重的枝条,风的吹拂倒影时有时无的显现,这一切都没有闯进夏高的心境,他想借钓鱼忘却一下什么,但是不能……
  昨天在市委常委会上的一幕幕又浮现,会后夏高前妻的弟弟,主管司法工作的副市长柳恽对他的期盼和责问,似乎又揭开了夏高十几年前的伤疤,与柳恽姐姐的婚姻破裂。
  那个时候柳恽还是南方一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他的姐姐柳滴与姐夫夏高在美国一所大学任教,柳滴与一个读研究生的学生有了暧昧关系,那个长着黄头发蓝眼睛的意大利后裔詹姆斯是柳滴的学生,他们在研究室朝夕相处有两年,詹姆斯被柳滴东方女人的魅力折服,展开了穷追不舍,开始柳滴只是把詹姆斯当做小弟弟和学生,没有在意什么。
  一天他们在实验室工作很晚,天空又下起了大雨,阴郁的雨水打着玻璃窗户,外边朦胧又模糊的幻境,不时的电闪雷鸣,夏高当时在另一个城市里有巡回讲学,柳滴在夏高走后一种无助和寂寞,柳滴此刻有一点害怕着雷电的声音;三十六岁的柳滴穿着白丝绸的连衣裙,胸脯激烈的跳动着,乳房有弹性的节奏高耸着,詹姆斯开始低着头,数着自己的手指在盘算雨什么时候停止,当詹姆斯抬起头时、天空一声炸雷响起,柳滴一个倾斜跌落在地上,詹姆斯扶起柳滴,柳滴痉挛的身体似乎绝望的紧紧地依偎在詹姆斯怀里,她需要保护,詹姆斯温柔的呵护并抱着柳滴,不断的用唇吻着颤抖的柳滴,慢慢的柳滴恢复了平静,两颗急促的跳动的心连在一起,惊恐慢慢的消逝,一种爱慕缠绕着彼此;詹姆斯高大迷人的气息,释放一种原始的粗犷和野性,柳滴小鸟依人娴静又妩媚的气质,彼此吸引着,詹姆斯弯下头把炽热的唇堵在柳滴的唇上,似乎空间窒息了、凝固了,他们忘记了一切,一切也就发生了……
  他们在詹姆斯的床上度过了疯狂又销魂的一晚。
  ……
  夏高完成了工作,在机场给柳滴买了一件印度丝绸的内衣,绣着凤凰图案,又给儿子多多买了一盒巧克力,就匆匆地登上飞机。
  说是小别胜新婚,夏高已有半个月没有见到柳滴了,通电话柳滴忙碌、说不上几句话就挂了,儿子只有六岁,他们工作忙碌,由保姆带着,儿子在电话里说想爸爸了。
  夏高已是四十一岁的男子,对儿子有说不出来的那种喜欢,在美国度过了留学初期的艰辛生活,打工和学习吃尽了比一辈子还多的苦,是插队时艰苦磨砺的极限的几倍;那寄人篱下和异乡他国的惆怅孤独,这一些换来了今天,有了比较安定和舒适的生活,想到这里,夏高冷峻的脸上有了微笑。
  下午三点多,夏高回到了自己白色的房子里,看了看花园里的蔷薇花叶子茂密釉绿,艳丽的花朵绽放着,花瓣上滴着露珠,草坪有一些杂乱,几朵白色的野花冒出来摇曳着、似乎想与夏高诉说什么,慢慢的又羞愧着沉默,爬满木架的金银花开满了百的黄的花朵,风送来一阵阵馨香。
  夏高脱下旅途的衣服换上休闲衣服,拿起剪刀在花园里修剪起来,他动作娴熟利落,完全不像一个大学的教授,倒像一个优秀的园艺工人。是啊,夏高在留学时间在园艺和苗圃工作过,搬过花盆,栽过花卉和蔬菜,这一切与知青时迥然不同,也使夏高养成了喜欢园艺的习惯,工作累了和烦恼了、就在院子里整理一下花草,心就平静和坦然下来。夏高把开过的金银花小心翼翼的从泥土上捡拾起来,铺上白纸放置在窗台上晾干,这是夏高小时候从妈妈那里学来的;夏高在鼻翼上闻了一下,又把蒂把捡拾了一下,打了一个响指,回到了房里,躺在沙发上静静的休息。
  一会他睡着了……
  柳滴是在五点多回家的,她是由詹姆斯开车送来的,詹姆斯轻轻地亲吻了柳滴一下,柳滴似乎有一点慎怒的样子,说好了夏高要回来,要节制一点,詹姆斯还是忘记了;柳滴看到丈夫的车停在门前,再看看院落修剪整齐的草坪和花卉,知道夏高回来了,她用眼睛示意詹姆斯快走,詹姆斯依依不舍的样子,慢慢的把车开出大道,“嗖”的一声黑色的轿车像阴魂一样消逝在远方……
  柳滴看着丈夫熟睡的样子,一种凄美和爱慕在心里涌动,与丈夫近十年的生活,彼此关心和思念着,又想起与詹姆斯的关系,心里的逆反、一种痉挛引起,她迅速在卫生间呕吐起来……
  水流的声音惊动了沙发上的夏高,夏高站起来、也来到卫生间,看着柳滴苍白的脸,抚吻着她,柳滴站起来用手拿开了丈夫的手,又开水龙头冲洗自己呕吐的残迹,眸子里一种茫然和顾盼。
  夏高更加心疼柳滴了,这半个月柳滴一个人辛苦了,孩子工作还有家务,夏高想着……他们相拥着出来坐在沙发上没有言语,柳滴只是低着头不愿意抬起来,夏高有一些抑郁,他多么想与柳滴温情一下,但柳滴的情趣很低落,夏高勃起的那股冲动和欲望渐渐的冷却下来,夏高给柳滴买的丝绸内衣也在沙发上静静的的躺着。
  佣人带着孩子去了湖边,马上要回来了,夏高帮助妻子准备了晚餐,这时多多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爸爸……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多多扑闪着小手扑在夏高的怀里,夏高抱起儿子用胡须摩擦着儿子的头发,多多“咯……咯”的笑个不停,多多白皙的小手揽着爸爸的脖子,不让爸爸那粗粝的胡须扎着自己,又不肯放下爸爸的头;夏高把唇对着多多的脸亲着发出了声响,一会多多从爸爸的怀里挣脱下来,用眼睛问着爸爸,夏高赶紧把给儿子的巧克力从包里拿给儿子,儿子有一些惊喜的把巧克力抱着,又垫着小脚吻了一下爸爸的腮,又跑到妈妈眼前吻了妈妈,夏高高兴的说“嘿嘿,这小家伙真乖,不偏不倚啊……”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